由讀愛到六四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fOitDr2S8So]

大家很少見到《頭條新聞》如此認真,但小弟高度讚揚香港電台的勇氣(香港電台至今仍是政府機構),以及清晰明白講明六四的是非黑白問題不能退讓的原因,這與納粹德國的有系統滅絕猶太人,日本皇軍的南京大屠殺(日文:南京虐殺),台灣的二二八事件(事實上也是大屠殺),以至印尼的九三零屠殺華人和共產黨事件一樣,誰敢否認就連人都不是,所以才這樣嚴肅。

在今年三月,我花了不少時間抽空再看一次Bernhard Schlink的《The Reader》,亦即電影《The Reader》的原著小說,留意書中的結局,女主角Hanna,與男主角,經過在獄中漫長的書信和錄音帶來往後,Hanna終於識字,能夠自己看書了。但她出獄後,她自己看書後,她吊頸自殺身亡。留意書中這段描述,我這裡用是英文版:

I went over to the bookshelf. Primo Levi, Elie Wiesel, Tadeusz Borowski, Jean Amery – the literature of the victims, next to the autobiography of Rudolf Hess, Hannah Arendt’s report on Eichmann in Jerusalem, and scholarly literature on the camps.

女主角透過閱讀,了解了她在納粹集中營工作的歷史,她歉愧得無地自容,決定自殺。她當SS時,她是不懂字的文盲,她有能力閱讀時,卻決定吊頸自殺。而男主角,把Hanna的遺產,捐給猶太人的掃盲組織,查實整本書所講的要旨很清楚,無知不是罪過,願意學習而尋回良知,要把文化薪火相傳下去,才能做到民族的反省。

陳一諤是大學生,百無一用是書生都是一個識字的人,但他們拒絕認識六四這段歷史(百無一用是書生尤甚),甚至砌辭狡辯,讀書讀到連良知也沒有,這就連納粹SS都不如,那是戈培爾(Paul Joseph Goebbels),納粹德國宣傳部長這一級的無恥(大家知道為何要追剿袁木、馬力同袁志偉的原因沒有未?),由一個人類的角度,豈能不嚴正視之,不惜一切要駁斥這些人的歪論怪論。

我個人建議,如果還不明為何否認六四、南京大屠殺等是如此大的罪過,為何六四歷史一定要世代講下去,有空去看《The Reader》,不論電影也好,英文譯本也好(德文原文當然最好,中文譯本方面,因為小弟只看過英文譯本,不知好不好)。德國人可以寫出《The Reader》,因為他們經歷過國家滅亡,分裂的傷痛,以及德國歷史的恥辱,他們有去徹底反省。中國人和日本人,真的不知何時才會有本《The Reader》,難道也要付出極為沉重的代價,才能換來反省?

後話:雖然對德國國防軍在二次大戰時幾位將軍,包括曼斯坦、古德林、隆美爾等,愛好研究戰爭的人都對他們在戰略上能力推崇備至,但愛好德國歷史的人,不能病態像那些中國憤青,迷戀德國陸軍裝備、軍服,這是法西斯、納粹崇拜。德國陸軍人才輩出,但最終德國仍是避不了滅亡的命運,講到尾,心術不正,幾叻都無用。近年見不少「中國憤青」,沉迷研究納粹德國,小弟對此深表為憂。

7 thoughts on “由讀愛到六四

  1. 本人都喜愛德軍裝備, 但最多僅限於科技, 軍服同戰術, 戰略業餘研究, 對於納粹主義, 本人一d興趣都無!!

  2. 中國還未明白. 科技. 軍服的設計同埋戰術. 戰略. 都係同後面既理念同埋哲學有關.

    中國人如果沒有納粹德國的哲學. 是永遠不可能理解或者執行他們的戰術的.

    也是同一套的哲學. 引申出滅猶的行為.
    可以說日本軍國主義也是日本人戰略同埋戰術背後的理念

    老實說 我看愛好德國戰時體制的人. 和愛好日本太陽旗本身就是同一樣的. 不過blog主不必擔心. 中國中學為體咗咁多年. 根本就未成功過西學為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