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著冷汗步出廣播大廈

今天很冷,但我步出廣播道廣播大廈時,那抹冷汗更冷。
自我離開商業電台後,很少聽到烽煙節目中社會那種怨氣如火山噴發般的情況。上一次遇到這情況,是在鄭經翰封咪前,那時還留在商台的人,在詭異的政治氣氛下把城守下去。
《講東講西》表面是一個文化節目,但這次黎則奮提出把徐子淇婚禮拿來借題發揮後,最後半小時烽煙的反應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差不多所有打進來的電話,不論階層,都在投訴現時社會的貧富不均。由上月選委會中產讓公民黨大勝,到天星之戰突然把曾蔭權搞到人仰馬翻,我這半小時終於有機會讓我看清現時的狀況,社會貧富懸殊情況太嚴重,而位處金字塔頂的一群食肉者,亦完全漠視了他們的貪婪,以及無止境的索求,正把社會矛盾推到最極點。
多謝今晚打電話上來每一個聽眾,他們讓大家知道,香港社會查實比董建華時代更危險,傳媒正陷入一種幻覺之中。想到這種危機,對我這種多慮之人,實出一大把冷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