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前的今天

二十年前的今年,中國共產黨前總書記胡耀邦去世,亦觸發了後來的八九民運,以至中國和香港在路向上分道揚鑣的序幕。

為何胡耀邦去了,引發這樣大的政治狂瀾,除了當時開放改革積累了一定問題外,更重要的是,當時全中國,以至全世界,都對中國共產黨的自身改正能力有期望。當時大家都殷切期望,中國共產黨透過自我完善,帶領中國走向現代化,特別相比起當時東歐那些食古不化的共產黨,當時中共是相當開明(甚至是唯一與美國合作的共產黨)。

同樣積累了大量社會不滿二十年後,因民族主義思潮而強力支援八九民運的香港人,經歷這二十年後,在思想上與中國的納粹思潮分道揚鑣,只有少部分無恥之徒變了土共五毛。而全世界對中共已經無期望,甚至我可以說,在維權運動也被鎮壓後,大家等著就是中共倒台的一片亂局,到底如何收科。

我就等著看那一幕的,雖然後果很嚴重。

2 thoughts on “二十年前的今天

  1. Martin兄,小弟成為堅定不移的反共分子,多得中共六四屠殺一大功勞。美國的專欄作家Dennis Prager最近有一篇文章分析為何共產主義在西方並沒有像納粹主義得到應得的清算,值得大家參考:

    http://www.jewishworldreview.com/0309/prager032409.php3

    Why Doesn’t Communism Have as Bad a Name as Nazism?

    1。自己人殺自己人,對世界輿論(World opinion)來講,都係冇殺外國/異族人咁大罪。共產政權殺自己人多,納粹大部殺外國人。

    2。 共產主義在理論上用普世仁愛公平公義掛帥掩飾,比起納粹主義一開始就講國家民族強大優勝,好聽得多。有好聽的理論,知識分子就會給各種籍口放過在實濺上生出來的暴行。

    3。 同德國戰後反省納粹不同,俄國跟本並未有徹底清算共產主義,而中國喺現政權依然係天安門城牆上有畫象嘅福佳創辦嗰個嘅前題之下更加冇可能清算共產主義。

    4。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兼且勝者寫埋歷史書添。納粹是戰敗,西方共產主義者並未真正的在戰場輸過。

    5。 納粹大屠殺猶太人是太獨特殘忍,太過有系統要殺光猶太人,同共產主義歷次三反五反,文革的殺人方法不同。

    6。 西方的左派跟本從未徹底同共產主義在意識形態上劃清過界線。正因為如此,西方的大學很少開如"共產主義的暴行"一類的課程。

  2. 另外,中國的效忠中共的"愛國糞青"不講也罷,即使係打擦邊球的文人都係受糞青思想荼毒很深。小弟就唔相信,好似司馬平邦呢一類人係好似陶傑(或者錢烈憲)咁喺度玩膠玩反諷。

    其實我哋何以點辨別邊啲中國浮得上嚟嘅文章係真糞青文章,邊一啲係玩膠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