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嚟都嘥氣

好多人都估緊,商業二台的新節目時間表幾時出,同轉成點。作為前商台人之一,我對這類猜測的看法,相當簡單,就係無謂嘥時間,商台根本無得救。

2004年8月,小弟將辭職信交給俞琤時,一方面不認為俞琤在封咪事件上的瘋狂決定,另一方面,大班毓民作為商台最有價值的資產,而由《風波裡的茶杯》、《十八樓C座》、《政事有心人》和《光明頂》四個節目串起來的敢言戰線全線崩潰,失去公信力時,而留下商台的人,大部分都對俞琤的白痴打法敢怒不敢言,你認為商台還有什麼東山再起的資本?在商台呆只是浪費時間,兼且污了自己的名聲,倒不如早早求去好過了。

事實上,留在商台的人,當中仍有不少值得敬重,像林海峰,以至潘小濤,他們都是值得敬重的人,問題在於俞琤作為統帥出了狀況,一旦外圍環境急劇惡化,商台只有就是等死。更何況商台由1995年至2004年九年榮景,某程度上是運氣,俞琤接收了亞視《龍門陣》打出來的戰略真空,這筆豐厚資產,加上商台土產皇牌軟硬天師,才令一直本身都培訓不了新血的商台,可以有時間嘗試更新。當然,大家有眼見是失敗,連森美小儀的水準,也一早不及《森美變態樂園》時好笑。聽過「體育變態」環節(用上體育世界的Jingle,再內裡報導內容全部都是膠到無朋友的時事內容,森美是有能力做類近晴朗的節目),大概知道小弟講什麼。

商台在戰略上,一早自判死刑,而且是凌遲處死那款。所以網友們,不用白費心機猜如何變陣,反正怎樣都是死定了。

後話:在梁文道時代,梁文道查實做商台二台台長,可能比一台更合適,有一個擺明由梁文道、蔡東豪想出來的陣式,結果是非常成功,但這陣式明顯威脅二台的生存空間,結果無法保留,那是劉偉恆、梁禮勤、何亨的《越位越出位》(查實原名是《越夜越出位》),這點我在之前的網誌講過。

以我的分析,如果梁文道在2004年做是二台台長,不是一台台長,未必有《光明頂》(《光明頂》和《越位越出位》是梁文道的打開新戰場戰略的一部分,事後證明他成功開拓第二戰場),但《越夜越出位》可能會在二台出現,王貽興可能一早出現在二台,不會現在才現身《嘩嘩嘩》,鄧小樺可能不會先在香港電台出現,而是商業電台,而他對森美、卓韻姿、何國良教授等人的部署亦會有另一種玩法,可惜是,俞琤的統率能力,由這刻開始已經出狀況。

現時,我可以用以膠鬥膠來形容各大傳媒機構的戰略部署,大家齊齊膠,所以我不會再有興趣評論傳媒營運策略,各大傳媒高層齊齊硬膠到死就算,唔好浪費地球資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