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教育界的脫逃風

雖然小弟對「愛國學校」素來沒好感,但香島中學在學生炸藥實驗事件中,並沒有懲罰學生,並要求社會寬恕的做法,是比何漢權這些教育界膠人好得多。

小弟再拿一次何漢權的言論示眾,以下是摘自《星島日報》:
教育評議會副主席何漢權認為,若該幾名學生已不只一次自製炸藥,警方及校方應嚴正處理,「他們已不是小學一、二年級的學生,應該有判斷能力,更何況今次涉及炸藥,人命攸關,即使他們不知道是犯法,但誤殺都是有罪的。

何漢權這些人問題就是,不負責任,三位學生不知危險自製炸藥,原來教師不用負責任,永遠站在道德高地?何漢權有沒有搞清楚, 教育並不是教師在課堂裡當權力狂,以為自己是古代專制君王,而是學生闖了禍也好,也能及時告知當中原因,讓他們有一個機會。這些人根本不是信儒家,這個人根本就是中國法家那種法西斯人物。

土共都分好多種,但眾多土共中,以何漢權這種最為無恥,出了事最顧重罰學生逃避責任,這種人應該滾出教育界。

延伸閱讀:
繆美詩:Say Sorry

4 thoughts on “香港教育界的脫逃風

  1. 這傢伙怎可以跟法家的人物相提並論﹖法家古賢先哲如韓非子者,每每抒意通指,明其所謂,而不會像這姓何的日日狗up

  2. 真係好膠,兼且大水冲倒龍王廟。

    賞罰都屬可行的教育手段,但罰的負面效果更大,可免則免。現在主張嚴懲的似乎多來自教育界,主張教育的則多來自非教育界。

    教育界應秉持鼓勵探究可以引發學習這個教育理念。這點先不論,呢個資深教育專業人動輒叫人處罰學生的心態就絕對令人概嘆。除先前叫學人體寫生的師生買個公仔代替算數,現在又叫警方及校方應嚴正處理學生。作為教育界,佢仲差過小樽校長多多聲。自己學生出事,小樽第一時間嚴正處理學生,再同學生劃清界線;家吓呢個教育專業人居然不提議有效教育方法,反而叫别人嚴正處理他們的學生。這樣只會令出事的學生更感壓力、更傍徨。

    社會今日多一個缺乏學校關心的學生,明天會多一個憤怨的成員。香港社會並不太尊師,並非無因。建議閱讀<教育問題學生的秘笈>(李文烈著),教育熱情或會再生。

  3. 最大既問題係﹕
    老師既職責係教導學生
    執法部門既職責係懲罰犯法的人

    要不要懲罰,執法部門自會考慮
    老師要考慮的,不是應該如何教好學生嗎﹖
    只會要求懲罰,為何要做老師,不去做警察﹖

    他的問題不只是無恥,而是間接否定了自己的專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