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賬的學問

對歐洲人而言,一次和二次大戰的教訓在於,秋後算賬的界線要拿得很準,既要彰顯正義,但不能過尤不及。

一次大戰時,法國對德態度是一味大報復,只管把德國搾乾,但沒有將戰爭元兇作出有效清理,結果德國的侵略根源沒有清理,最後讓希特拉有機可乘。

因此,二次大戰時,對著平民,英、法、美三國最後同意扶起西德,將德國可以重建起來,甚至搞起煤、鐵聯盟,亦即今天歐盟的基礎。但另一方面,在納粹思想起源地紐倫堡,對納粹戰犯進行公審,將納粹罪行逐一清算,這才確立反納粹的歐洲文化基礎。

放諸台灣,對國民黨,黨產、228罪責等問題,絕對應該追到底,如果馬英九上台仍不追還黨產,台灣民眾再搞一次追黨產公投是天公地道,而228那些官員罪責難逃,也應交上法庭審訊,一如光州事件一樣,這已是是非黑白的問題。但有些問題,例如外省人問題,台灣本省人應該放下對外省人的仇恨,第二、三代的外省人還是什麼外省人?

一如印尼,930政變印尼政府不是滿手鮮血,如果徹底做到轉型正義,蘇哈托應該拿去公審,但對著大多數印尼人,華人應該很理所當然為自己印尼原住民身份自豪。至少,我會大聲向大家說,我是印尼原住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