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程翔

程翔被中國當局無理拘禁已一千零一天,心情依舊沉重。

與程翔可算是有同公司之誼,他是SPH英文報集團的,而我是SPH華文報集團的寫稿人。他選擇SPH,當然理由不像我。我因家庭淵源而替新加坡寫稿,但他是為了他對民族的信仰而去選擇SPH,以他的才幹,豈會賣國。特別他在香港《明報》,一力揭破中共政權出賣國家,更見他的鐵膽丹心。

程翔被囚,對香港人是一道刺,他依心直書有什麼錯?為何中國今天這樣膠,正是聽信土共這幫心術不正之士之言,當權的人永遠只聽一些「好說話」,結果就如胡恩威在《東宮西宮6》所說,中國人為何爭了一百年民主也爭不到。

如果中國想大家相信,奧運後的中國更進步,請釋放程翔。

One thought on “望程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