膠到滅國才知人才可貴

黃雅麗:懷才不遇

Leona講起Z時,我腦裡想起是領導法國復國的英雄戴高樂將軍。

在1995年小弟出道時,查實懷才不遇沒有這樣嚴重,就以評論界為例,在報業減價戰時,只要你敢寫就有報館敢用,梁文道、邵家臻和我都是那個年代走出來。但今天你就算敢寫,都會有些像《信報》民間心戰室老姜之流,以名筆要講名氣為理由阻頭阻勢。真正有料之人,很多報館是不懂判斷。

通常有嚴重懷才不遇問題,是社會已經嚴重膠化,膠到已經判斷危機的戰略閱讀力也沒有,那人才什麼時候走出來?那是膠到滅國的時候,搞膠的人不是投降便是脫逃,那唯有那些以往有才的人收拾殘局。像戴高樂,他在二次大戰前寫的戰略書籍,在法國無人理,反而納粹德軍有幾個人認真去研究,1932年他在《劍鋒》中提出閃電戰的戰略理論,但在1940年,他的理論被德國古德林將軍的部隊用來六周攻克法國,人生荒謬莫過於此。

當整個法國膠到全境被納粹德國,以及納粹傀儡政權維希法國(Vichy France)控制時,戴高樂流亡英國,並且在倫敦成立自由法國政府,運用法國在非洲殖民地的腹地優勢,逐個殖民地光復,最後法軍更參與大君王行動(Operation Overlord),光復巴黎之戰是由自由法國戰士去達成。法國之所以是聯合國五強,因為在戴高樂領導下,法國人可以被人滅國到自行復國,這不是真正強國又是什麼?

像Leona講的Z,應該是金融方面基礎和判斷力很強的傢伙,但在2006-2008年那些非理性升市,那些財經演員才會雞犬升天,真正有料的人不會有市場。這次金融海嘯,整個金融界幾乎滅頂,他便像戴高樂一樣,大家才發現這人的重要。事實上社會太膠,才會這樣。

這現象是可悲,皆因這現象比比皆是時,正是災難之兆。還有人講風涼話,說什麼香港是機會之都,香港是機會之都,不過是膠爆機會之都,我真係祝呢類人日後好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