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應如何收市?

小弟想把焦點放回爭取英籍平權運動,所以這會是一系列U盤之亂文章,在本博客暫時為止最後一篇,對於一個日間已經從事與金融有關工作的人,寫U盤之亂相關的東西非常勞累。當然,如果仲有人硬膠,就唔寫都唔得,我唔會低估一所獨大後港交所的膠力。

依家恢復舊制收市,查實只係權宜之計,因為舊制係阻止到借舞弄HSBC股價,然後在衍生工具同場外交易搵食果班大鱷,但係二三線股的收市投機行為,就完全無能為力。跟隨其他國家的做法,恢復Closing Auction Session查實係好難避免。

Closing Auction Session要有效達到防止屈機的目標,Random Closing(隨機收市)防止一些程式買賣盤屈機,亦要引進Circuit Breaker(斷路器)機制,限制收市價波幅與按盤價的距離,令大戶無法藉扭曲收市報價,在衍生工具或者二三線股上搵大錢。

雖然好多國家都係只得一個機制,但香港有可能Random Closing同波幅限制都要同時採用,這因為以收市價為準的衍生工具交易太多,香港窩輪交易之多我覺得已經去到病態程度,雖然玩得衍生工具都應該知風險,但因為衍生工具交易關係,影響涉及眾多強積金投資的正價市場,就明顯有違公眾利益。

當然,長遠來講,打破港交所一所獨大的局面,以及廢除強積金,或者容許市民將退休供款投放在銀行定期存款、外匯定期存款,或者紙黃金、房地產信託基金等等,而不是只有股票投資為主單位信託基金,都是保障市民利益應有方向。

查實香港市場監管已經千瘡百孔,之前有Lehman Mini-bond所引發的法律問題,中信泰富賭I kill you later賭到被人kill咗,上市公司投資衍生工具產品的披露又係膠到無朋友,依家又有Closing Auction Session問題,仲未計Pre-Opening Session交易的定價,呢啲應該去執乾淨問題。你搞債市,CDS的Clearing House問題連美國都未傾掂。咁多嘢做,傻強條友,真係懷疑佢係傻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