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我對朱凱迪這篇文章表示感謝

天星之戰固然值得研究的(我也寫了epolitics 2.0的文章),不過故意誇大其事,以至抽水的人亦有不少。有某位姓王的長者(我連名都費時講,同佢宣傳盞助長抽水之風),更直頭話長毛的抗爭手法out了云云。

但《獨立媒體》的朱凱迪,沒有被天星之戰所得的成果沖昏頭腦,他很冷靜,而且很得體地作出了回應

http://www.inmediahk.net/public/article?item_id=178283

我想大家要對這篇文表示感謝,化解了社運界被一些挑撥離間,公報私仇之徒分化的危機。

在電腦界,軟件的版本編號是代表了軟件本身,是由舊基礎上發展。你聽過有Web 1.0就無Web 2.0未?大家看這個博,固然是Web 2.0的產物,但沒有Web 1.0的技術,Web 2.0亦不可能存在。

同樣道理,何來什麼新舊社運對立,長毛的抗爭方法,爭取媒體曝光的手段,他是先驅,他實現了在人手極度短缺的情況下,如何把他的理念,利用一些符號(例如棺材),吸引傳媒注目,然後等人們知道有長毛這個人,以及這群信奉托派的人。事實證明,長毛的做法很有效率,他以他個人經歷,證明了佔領天星行動本身的戰略合理性,再加上互聯網,才會有所謂新社運,或社運2.0。

所以長毛的方法從來未out過,這只是一次升級。所以天星之戰中,大家仍然看到長毛的身影。而社運2.0的出現,代表了社運群眾基礎有擴大空間,更何來新舊對抗之說?

我奉勸那位經常抽水的王姓長者,想在民主運動得到尊敬,並不是抽水,打自己人比打當權者還要狠,就可以的。長毛你可以不認同他的政見,但他付出過的汗水,以及戰略實踐,卻是他也是香港一個重要icon的理由。

後話:當然長毛在世界標準而言是很溫和的,在歐洲,出現類似天星拆卸事件,你睇下會點?住過德國、荷蘭、法國這些國家的人,大概會估到發生乜野事。香港人實在太小見多怪了。

再後話:在周三我看到那篇抽水文章,我已經頗為冒火,做人點可以無恥成咁,不過我費時公開回應,免得有些人又話我抽水。但作為民主運動的支持者,必須對這些惟恐天下不亂之徒加以注意。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