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舞弄收市價,證監班友去咗邊

不查舊資料由自可,一查資料把鬼火。香港證監會,就嚟可以用廢柴來形容。

查實由去年五月實施收市競價時段開始,已經不斷有人玩膠

2008年5月30日 蒙古能源升14.68% 中電升9.9%,大部分買盤係競價時段搞出來
2008年10月31日 中外運升65%、中保升48%、海天國際升24%
2008年11月26日 中大印刷競價時段玩過山車,急升32.8%

事例多到,小弟都唔知點數落去。

好多人已經叫競價時段叫勁假時段,因為呢段時間的交易價根本好大機會被人人為操縱,而由去年5月至今,四圍的財經專欄狂丙,但港交所無動於衷,大大聲話要監管操縱市場行為的證監直頭失蹤,未見拉過一個人,繆美詩話連續幾單私隱侵犯事件私隱專員潛水(今日至浮上水話查警署Foxy漏口供紙事件),黃世澤就想問,成班散戶日日被人屈機,點解證監都可以長期潛水,呢個問題殺傷力比雷曼事件仲要嚴重得多。

事實上,證監會對這類操縱市場行為亦罰得太慢兼太輕:
http://www.sfc.hk/sfc/doc/TC/speeches/public/enforcement/07/apr_07.pdf

對“設定收市價”行為決不容忍
周志偉(男)承認指其就偉仕控股有限公司及民生國際有限公司股份的市場營造虛假或具誤導性的表象的控罪。周在2005 年5 月5 日至8 月26 日期間的其中28 個交易日收市時或接近收市時,發出偉仕股份的交易指示,導致周的交易指示價格在該28 天的其中26 天成為偉仕的收市價,而每次所做成的收市價均遠高於當時的市價。此外,周在2005 年8 月11 日至31 日的其中八個交易日中,亦利用類似的策略發出民生股份的交易指示。周被判處罰款10,000 元及被命令須向證監會繳付調查費。
(新聞稿於2007 年3 月9 日發出)

陳玉珍(女)被證監會暫時吊銷牌照,為期三個月,由2007 年3 月5 日起至6 月4 日止。陳以高於當時巿價的價格替一名客戶發出一連串買入宏通集團控股有限公司股份的買盤。該客戶並非真正意圖按該等價格購買宏通股份,而只是企圖人為地推高宏通股份的收市價。該客戶其後被裁定就宏通股份的市場營造虛假或具誤導性的表象罪名成立。陳理應知道其客戶的買盤旨在操縱市場,而她發出該等買盤,便助長了其客戶的操縱市場行為。證監會在釐定罰則時已考慮到陳與本會合作,願意在證監會檢控該客戶的行動中擔任本會的證人。

首先,只係罰一萬大元對好多大戶根本小兒科到爆,對呢類近乎賊佬的大鱷,證監會係咪要重罰至操縱收市價所得的若干比重至阻嚇到呢類茂利呢?好似HSBC之役,俾你罰到一百萬又點,全香港一眾股民損失點只一百萬呀。仲有,如果同證監會作,釘牌只會釘三個月,如果一鋪搵得夠多,雙方齊齊做大龍鳳,操縱市價的大鱷俾十幾萬罰款當交稿,然後個別經紀釘牌幾個月,近排個市釘牌幾個月同無釘牌唔相差好遠,乜大家認為有阻嚇力咩?

另一個要狂丙係港交所,在2007年由於好多人在收市價度玩膠,所以推出收市競價時段,當時已經有記者擔心,有人在競價時段亂咁出價,玩到膠晒:
香港明報財經:港股收市價擬設競價時段 防操控

然而,過往經常出現經紀隨意輸入不合理買賣盤,如一隻招股價僅數元的新股,在開市前時段被掛高至100元,故擔心機制如伸展至收市後時段,會否造就有心人擾亂合理價格的機會。「即使胡亂掛出的買賣盤無可能成功對盤,但市場及其他買賣對手,難免會受有關價格水平影響其後的決定。」

但HSBC同埋之前多宗事件證乜,就係有人可以蓄意輸入不合理買賣盤,然後搞到個市天下大亂,周文耀好明顯推出呢個機制時,當事前傳媒的擔憂係隱形,呢鋪有人硬膠係咪應該叫周文耀去切腹先?總之依家唔買HSBC,甚至唔玩香港股市其中一個原因,因為大戶公然屈機,做違法事可以無人干涉,無人理會,呢啲市場你玩埋我果份。再咁搞落去,我認為散戶係要操上港交所示威抗議,要求周文耀切腹。

3 thoughts on “有人舞弄收市價,證監班友去咗邊

  1. 如果今次真係操控,成本一D都唔輕,沽盤要一口氣沽一千萬股(記住當時有兩千幾隊血肉長城死守 37.1),每股 33,即係造市成本有成幾億之多。

  2. 淪為”共記”特區後,素享清譽的廉政公署ICAC都耍毀證賴皮左仔手法, 而證交大潭中的大鱷十九已受”獸印”,還怕誰? 只要”獸黨”有份頭,哪樣勾當大鱷不敢做?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