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團圓》是應予出版

張愛玲的文學遺產執行人宋以朗,決定將張愛玲遺下,一直由皇冠出版社保存的其中一部書手稿《小團圓》付印出版,引發文壇一片哄動。

有些人扣人帽子扣到過火位的地步,指宋以朗「合法盜版」,為了錢云云,作為一個讀者兼業餘文學創作者的立場,宋以朗是充分尊重張愛玲遺願下,出版《小團圓》。

小弟未開始看《小團圓》,與宋以朗看來雙方會看不過眼對方的多,大家亦大概知道他與我之間的過節不少,但就事論事而論,但有一點,很多受西方傳統影響的作者都會做,那就是會自己用筆為自己一生做一個紀錄,希望後世的人知道。由《小團圓》的故事大概來看,與張愛玲一生有不少對號入座之處,宋以朗作為張愛玲文學遺產執行人,絕對有能力,亦有資格判斷《小團圓》是這類型作品。用一個大家或許不用看過文學書都看得明的例子,就是《奇幻逆緣》中Benjamin Button那本記事簿,那大家認為那本記事簿該不該拿出來讀?

太多人執著於張愛玲私人信函中,曾經提及要求銷毀《小團圓》原稿,小弟再用Benjamin Button的例子來解讀,戲中Benjamin Button亦曾經撕毀掉好幾頁,或內容寫得不清不楚,張愛玲在信函中提及要銷毀手稿的時間,這點只有皇冠和宋以朗清楚,但若她真的想銷毀手稿,就不會一再修改內容,甚至尋求出版商代為出版,以及把手稿託給皇冠出版社保存。初在書局略看,宋以朗亦已將張愛玲與他父母的書信內容,當中轉折交代清楚,那些指控顯得無的放矢。

張愛玲既然想告訴她一生的故事,那宋以朗出版這本書不單滿足了讀者和研究者,亦圓了張愛玲一個心願,這是後輩應予盡力達成,這一點,宋以朗盡了他應盡的本份。那些過火的指責,就當成笑話來處理好。

後話:這篇博客小弟思考了好幾天才決定按Publish那個掣,有些事上,縱使你看對方不順眼,你仍應以道理為先,這是我對自己旳要求,也是我對人的要求,如果不在這件事說句良心話,這並不是我寫博客的原意。至少宋以朗在出版《小團圓》這件事,對文學的貢獻是不容抹煞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