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香港人運動

在天星之戰的小休期(場仗未打完,皇后碼頭保衛戰快將展開),或許有點時間,去整理保衛天星運動到底搞了乜出來。

天星碼頭之戰表面來看,沒有二零零三年七一那麼劍拔弩張(果場係決戰),但對香港歷史來看,天星之戰的地位不會比二零零三七一低。

在2004年,一群香港知識分子講的香港核心價值,那是一樣很抽象的東西。與之前鄭經翰、徐嘉慎、陸恭蕙聯手的保衛海港之戰沒有太大,但兩場戰事事實分別在理論和實務層面,確立了香港本土意識,以及不再是過客的新香港人意識。但香港政改之爭,仍然脫不了反共/親共的中國式二元對立格局,而去到民生生活裡頭,香港核心價值亦無落實的著力點。

但天星之戰,由於中環天星碼頭的歷史性(1966香港社會運動浪潮序幕在此展開),以及天星鐘聲在大多數香港土生土長的人生活的根,加上政府偏離了香港核心價值中對管治水平和手法的要求。知識分子的理論看法,以及年青一代的情緒波動有了連結的空間,以往保衛海港、反廿三條所播的種才正式落實起來。

所以,這場運動參與的人,實際上是大洗牌。在出錢聯署刊登聲明反拆天星那邊,左中右不同陣營的人都走在一起,思考拯救天星的辦法。在另一邊,獨立媒體、高登以至其他的論壇也漸漸有共同的語言。亦由於這樣洗牌,第一個不知所措查實是民主黨和民建聯的大多數成員,因為這兩個黨查實正是香港反共/親共二元對立的副產品。取而代之是長毛領導的社會民主陣線,以及七一後催生的公民黨。之後就連政府都不明,到底依家香港發生乜事,為何天星碼頭會搞出如此巨大的政治風暴。

1966年4月,蘇守忠在天星碼頭打起香港社會巨變的第一槍,在2006年12月,大家會記住當初斷然決定進入天星碼頭地盤的勇士,因為他們已經掀起香港社會巨變的第二波。最後條路如何走沒人知曉,但一場香港人身份尋覓和確立的遠征,就已經開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