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政治公子

中國政治和西方最不同的是,在英國以至西方的歷史,除了法國,都有貴族為了彰顯騎士傳統,為了民主,為了捍衛國家而奉獻,其中一位是英國最偉大的首相之一邱吉爾。而中國的公子哥兒們,大多數政治觀都像豬玀。

但估不到,在台灣終於有一位混有俄國貴族血統的獨裁者後代,扮演後騎士和公子的角色,這傢伙叫蔣友柏。

蔣友柏的祖母,就是俄國人蔣方良,而蔣方良的家族據說就是沙俄貴族的後代。我並不想用血統論論人,但他很多言論,他確是顯出作為一個保守黨人,或貴族,你應該有什麼風範。

我在po文裡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我支持公投完全無關藍綠,只因「公投」是人類自由民主政治發展史上,到目前為止一個最文明的表現,也是政治人物對人民的權利表現尊重的最高境界。也因「公投」是進入真正的全民當主人的「Web 3.0政治制度」的必經之路。

我承認我個人也是喝國民黨黨產奶水長大的,所以我的脂肪裡含有這些黨產的「錯」,而我曾祖父和祖父是這些黨產的參與者,所以我的基因裡也是多少帶著對這一些「錯」的黨產責任。但並不因為這樣就改變我對「黨產應該歸公」的主張。想想這些黨產可以讓多少同學吃多久的營養午餐,可以解救多少潛在的燒炭自殺家庭於悲劇發生之前。

國民黨的黨產的確是有它正當性的問題,但畢竟它只是有形的金錢,雖然數字多到算不清楚;但是民進黨的黨產卻是那取之不完、用之不盡的無形的「人民對專制戒嚴時代的恐懼」,和他們「衝撞威權體制後得到的一張沒有填上數字和日期的支票」。國民黨的黨產要不追討回來的話,永遠也洗刷不掉黑金的陰影。而假如我們不把民進黨的這張支票,拿回來充公或撕掉的話,那我們將永遠生活在每逢選舉就嘶聲吶喊的無奈與恐懼中。

你試問土共和自由黨這幫政治綜援戶,能敢這樣講說話嗎?剛午飯時,與朋友一起狂罵自由黨那幫敗家仔,比照起蔣友柏,大家應該知道,作為一個「保守黨人」應該有的態度和修養。國民黨固然膠人當道,而土共和自由黨更是膠上膠的不知所謂。

蔣友柏:白木怡言

5 thoughts on “真正的政治公子

  1. 蔣友柏,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而已,是贏在起跑線上,沒哈了不起。

    我之前對台灣推行民主選舉十分響往。套用龍應台的講法,呢個制度係中國人嘅光榮,係中國人嘅驕傲,香港人就冇呢種福氣。不過,隨著過去十年我對呢種台灣式的民主選舉的隔岸觀察,我對這種制度越來越有保留。我思考究竟是民主選舉喺台灣變了質,還是這些都是推行民主制度初期的必要之惡?我甚至懷疑是否中國人的民族特性根本就不會推行民主選舉?據錢穆大師在<中國歷代政治得失>(書成於五十多年前)的看法,與外國一早推行民主政治不同,中國歷朝各代,都是皇帝以國為家。如果中國適合行民主制度,早就實施了。

    香港人希望民主選舉,因為佢哋認為自己應該有權選擇合意的人去管理人民,而不是透過他人代為選擇。套用梁大狀的口號,就係有得揀。民主選舉的另一好處係選民嘅授權,係有時限、任期的。換言之,權在選民手上;獲授權的人、黨派,是否需要輪替、下台,概由選民手上的票定奪,而不是按獲授權者的意志而隨意變更。

    台灣民進黨的人做了一任、二任的總統,民進黨,包括它選民,還希望它的黨人把這個總統繼續當下去,直到永遠。不過,它不是正正當當地用民主選舉,去獲得選民授權,而係利用一切手段,明的、暗的,上至司法,下至暗殺(假的和真的不拘)去保住這個總統職位。這種台式民主,不會產生政黨輪替,只會鞏固政黨權力,造成一黨獨大,是比獨裁統治更不堪的制度:因為獨裁統治者會遭受民主世界的批評,會留下後世的罵名;但透過種種手段掌權的所謂民選總統,就可以大大聲地說:我是人民授權的。現在人人說香港可以作為對台灣一國兩制的示範,到於是否可行、成功,你自己來說;但台灣對香港,已作了推行民主政制的劣質示範。

  2. 老實說,如果讀讀歐美歷史,他們的民主起初都是很多波折的。
    法國甚至搞出一個 age of terror,隨便批鬥砍頭,近乎三反五反,不是比台灣更恐怖嗎﹖

    歐洲的國家,也不是一開始就有民主的。「民主」是一個近代的概念。(古雅典的民主也不符合現代的民主理念,例如女性無票和奴隸制)

    與中國社會被稱為「超穩定」相比,民主本身就是個不穩定的制度,需要大家自覺維護。

    反過來想想﹕繼續威權,讓國民黨一直執政下去,難道又比民進黨好﹖
    不是的,現在民進黨的腐敗,其實跟國民黨的同出一轍。只證明民主無法一步到位、不是一朝普選就有優質民主,而不是證明「民主不好」。

    民主轉型,往往需要幾十年的時間。英國的代議民主,也用上百年去發展。
    所以台灣的情況令人握腕,但不應令我們對民主失去信心。因為民主從來不是簡單的路。

  3. 「如果讀讀歐美歷史,他們的民主起初都是很多波折的。」這句話,或接近意思的話,很常聽,尤其喺討論香港政改的時候;不過,這樣說的人,通常是建制派、保守的人。

    中國人爭取民主,應有近百年光景,比諸西方(選舉,但不是普選,在羅馬帝國時已經有),雖不算長,但總也是幾輩子的事矣,唉。雖是小說家者言,<走向共和>對此有生動但令人惆悵的描述,方老師應已看了,或已忘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