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武士鼠頭曾

在《星球大戰》中最重要的其中一個角色,當推Darth Vader,亦即Anakin Skywalker,這個人在黑暗面與光明面上掙扎徘徊,主宰了《星球大戰》整個故事的發展,當Darth Vader變回Anakin Skywalker時,邪惡的銀河帝國亦因此而結束,原力回到平衡。

我為何突然提及Darth Vader這個人,因為香港政壇上,現在也有手一名黑武士,這傢伙就是立法會主席鼠頭曾。

與擺明無恥的馬力不同,鼠頭曾一如Anakin Skywalker,這人內心深處仍有一點年青時參與反英運動的良知,如果他純粹是一個為名利而投共的傢伙,作為港大畢業生的他,不用留在共產黨的學校這麼多年,也不會現在公開指明北京大屠殺是錯的,恐怕沒有土共沒有他這樣的勇氣,公開指責北京大屠殺是錯誤。

北京大屠殺既然是錯的,當然應該出席燭光晚會,為何鼠頭曾作出自相矛盾的言論,因為這個人兩股原力在掙扎,近年春風滿面的他,當然還想積點陰德。他要一生人都要做Darth Vader,還是正正當當做Anakin Skywalker就要看他良心光明面力量夠不夠。

不過,他未出席六四燭光晚會前,小弟依舊叫他做鼠頭曾,反正似足十足十。

2 thoughts on “黑武士鼠頭曾

  1. In Return of the Jedi, Luke tells his dad: “I feel the conflict within you. Let go of your hate.” Perhaps this can also be applied to all the Anakin Skywalkers in politics, not just Mr Tsang.

    Speaking of Star Wars, TVB will be showing Episode I to VI every Saturday (including III for the first time on free TV) from March 7th. 😉

    BTW, Martin, any thoughts about the LSD trio giving John Tsang hell in the budget speech today? That was fun to watch.

  2. 講起曾鈺成同黑武士的比喻,令小弟想起已故的一名老土共-廖瑤珠。廖女士是香港的老左派政治立場的執業大律師-即和陳丕士(國民黨左派的陳友仁的兒子)和梁愛詩一樣。長期作為港區人大代表,但是她有她的政治風骨。小弟總覺得廖瑤珠是走胡耀邦或趙紫陽的政治改革立場,同陳丕士和梁愛詩的"誰上台做共產黨領導人就捧誰的政治立場"的apparantanik很不同。在北京開槍殺示威抗議學生之後,廖瑤珠開始公開指明共產黨的各樣政治錯誤。在她在1996年底病逝後,公開表明骨灰遷葬美國,因為"國家的土地要留給有需要的人士使用"。

    我記得當時忽然投共的人士在廖瑤珠病逝後,對她冷嘲熱諷,指她為"搏出位"(1990年代流行用語,即今時今日流行的"搏上位"),但是這是小弟反共分子充斥的一家所能敬重的少數土共之一。我相信,如果廖瑤珠現在還未死的話,她應該會走左去陳方安生那一個泛民精神陣營之中。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