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確得很的判決


法 國 法 院 裁 定 不 阻 止 拍 賣 圓 明 園 兔 首 和 鼠 首 銅 像
2009-02-24 HKT 01:56
法 國 巴 黎 一 個 法 院 裁 定 , 不 會 阻 止 拍 賣 流 失 的 圓 明 園 兔 首 和 鼠 首 銅 像 。
法 官 亦 要 求 提 出 阻 止 拍 賣 的 一 方 , 要 向 佳 士 得 拍 賣 行 , 及 銅 像 收 藏 者 已 故 聖 羅 蘭 生 前 的 商 業 伙 伴 貝 爾 , 各 賠 償 1000 歐 元 , 作 為 罰 款 。

較 早 前 , 到 法 國 出 席 訴 訟 的 中 國 律 師 團 認 為 , 銅 像 的 擁 有 權 存 在 爭 議 , 應 該 停 止 拍 賣 , 由 外 交 途 徑 解 決 問 題 。

法國法院法官的判決講明了,中國的禁制令申請,只能用無聊來形容,否則不會有中國要向佳士得拍賣行,以及Pierre Berge各付一千歐元罰款,這也是很典型的法國式判決。

查實八國聯軍英法聯軍侵華期間,已經是戰爭行為,如果中國這樣也可以根據法律要求取回,那就肯定天下大亂,不知如何是好。所以我說是賊贓,不過戰爭期間搶掠的東西,在法律上很難計數。特別八國聯軍之所以搞出來,還不是慈禧太后組織義和團搞出來的禍,這與過往列強其他侵華戰爭有點不同

小弟建議,這二千歐元就轉交給西藏流亡政府吧,這樣這罰款會更有意思。

14 thoughts on “正確得很的判決

  1. 文放兄:
    銅像流失海外應是在英法聯軍之時而非八國聯軍的時候。 (兩者相差約四十年)

  2. 這些國寶幸好給洋人百多年前搶了去,珍而重之保存下來;假如留在中國,經歷中共頭30年極端仇視瘋狂摧殘毀滅中國傳統文化,這些國寶極可能渣都無啊。

  3. Rather than return to the mainland, it should be under the safekeeping of the Republic of China government in Taiwan. They are better in preserving artifacts than mainland.

    Speaking of which, it is a good thing most of the treasures in the Forbidden Palace escaped to Taiwan, or they’ll be lost forever under those Red Guard thugs in the Cultural Revolution.

    But now there’s plans to display these exhibits in the Beijing Forbidden Palace Museum, and already some 粪青 are saying Beijing should just confiscate them.

  4. To CYC:

    這回是我記錯,英法聯軍之役才對。時間是小弟錯,但法理上,兩次都是戰爭,對判決的分別不大,當然沒這樣理直氣壯。

  5. 文放兄:

    瑕不掩瑜ma….對你文章的立論不見得有多大的影響。
    我反而好想知係海嘯後仲有冇愛國人士出幾千萬去買個獸頭返黎

  6. 佢地話戰爭期間失去的文物,都係屬于中國人民共和國。
    如果照同樣的羅輯,大陸未屬于中華民國。土地都係不動產。

  7. 戰爭期間失去的文物也可以屬中華民國政府, 即現在的台灣!
    民國政府, 快去爭取吧!

  8. 有一位來自路易士安那州立大學的中國憤青學生在此大發茅論,這人不知小弟最痛恨居在民主國家,替中共辯護的無恥之徒,所以這傢伙的Email和IP全數公開,送到426年糕專區。

  9. 土地改革期間,所有私有土地先被強制”公私合營” ,後被強制收歸國內.
    一眾中國律師團有沒有興趣跟中國共產政府打官司, 阻止在中國大陸的一切土地買賣, 替在土地改革前的土地擁有者討回失去的土地,失落了的公道.

    在家鄉祖國有義不申,卻跑到七千多英里外的異邦打官司.

  10. 雖然我認為道義上應該還,不過法律上如果判贏,歐洲D博物館真係冇覺好訓。反正佢地D野好多都係搶返黎,如果個個都要拎返D野,佢地執笠都得。所以的確好難搞。

    比較離奇既一點,係法國組織+中國律師團打官司申請禁制令,被法官以「無關人等」駁回是意料中事。怎麼中國政府不出面告﹖
    見到那代表律師還說「雖敗猶榮,中國人民的聲音已在法庭裡宣告了」,除了「阿Q」之外想不到其他形容詞。
    (要宣告給法國人聽還不容易﹖去文化部、去拍賣會場抗議就成啦,用得著告不成還要賠一千歐元給對家﹖)

    明知政治上辦不到,還是乾脆找人去拍賣買回來實際一點。
    (當然,告狀可能也不過是為了恐嚇其他買家,避免被人抬價而已。律師大可坦然承認自己是志在嚇阻其他買家。)

  11. 有兩個觀點。

    我認為所有財產都應該有六十年追溯限制,好像土地與領土有「逆侵」一樣,但與領土唔同,只有正式打官司先算數,無正式打過官司就逆侵成立。好多人以為逆侵好邪惡,但世間萬物的年齡都長到離奇(宇宙有幾多歲?),就算物件係清政府所有,製作材料是否清政府合法所得,又天知曉。限制追溯係等同所有法律追溯都應有限期一樣,免得物件擁有者面對無窮無盡的法律追溯。只有六十年限期,買家就只需在交易期研究物件的六十年歷史即可(六十年是很長的時間,即使私地都只係十二年,六十年只可以用於很極端重要或本質上考古價值重大的物,例如史前古董)。

    第二,我認為不論中華民國或中華人民共和國都無權被視為清政府的繼承。中華民國是就地建立一個新的民族,清政府只有滿洲國才可以繼承,但當然今日已亡國。

  12. To 麥當勞:

    小弟認為"中華民國無權被視為清政府的繼承"一說,似有未妥,原因是即使連清廷本身都承認中華民國政府是它的承繼政權(滿清遺老編寫的《清史稿》中有轉載的清室退位詔書中明確表明:

    "即由袁世凱以全權組織臨時共和政府,與民軍協商統一辦法。總期人民安堵,海宇乂安,仍合滿、蒙、漢、回、藏五族完全領土為一大中華民國。予與皇帝得以退處安閒,優遊歲月,受國民之優禮,親見郅治之告成,豈不懿歟!欽此。"

    亦即是說,清室遜位,把政權移交給袁世凱的"臨時共和政府",當然,袁世凱之後又成為中華民國政府的領袖,代表臨時共和政府成為中華民國政府一部份。)

    最有力的證據就是後來滿州國建立,即使是溥儀的生父前清攝政王載灃(記得溥儀到1912年遜位為止都還是一個未懂事的小孩,攝政王載灃才是慈禧死後到辛亥革命這3年的清朝實質領袖)都不承認滿州國是繼承清朝的法統,而且有一大部份的前清遺老例如陳寶琛,甚至是岑春煊和張鳴岐等前晚清高官當時還未去世,但是對滿州國陳寶琛是大有保留,張鳴岐就未與投靠滿州國(他附日本是後來梁鴻志的華北中華民國維新政府),而岑春煊竟然是走到支持國民政府抗日。連清室自己都承認民國法統繼承自己和否認滿州國,我們又何必為滿州國辯解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