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擊硬膠法律的議員

民間電台案,裁判法院作出石破天驚的裁決,《電訊條例》違反《基本法》,由游應康的判辭來看,這次《電訊條例》與秘密監察案都是衰同一邏輯,上訴回天乏力。

由長毛做立法會議員以來,他已經打過很多香港憲政法律上的硬仗,包括了東隧反加價示威案,秘密監察案,以及民間電台案,而他差不多每仗皆勝,而且全部都是重大案例。當香港的立法會是跛腳的時候,他只有以身試法,來測試法律。

梁國雄以身試法與很多社運膠最不同的地方在於,梁國雄多宗打贏的案都是自辯的,如果以英國標準,這樣強悍的戰績,梁國雄應該夠成為一位御用大律師有餘。梁國雄的自辯,大家都會知,不是那種純粹高叫政治口號的「辯」,他是把很多歐陸法的元素帶入他的辯詞之中,所以很多他打贏的案例,有很濃厚的歐陸,特別德、法大陸系國家判法的色彩,最典型例子是東隧阻街案。在Common Law世界,這樣判的邏輯是少見,但這是法、德玩膠之士的法理基礎。

不要說長毛只識搞膠,有破壞無建設。事實上,他一次又一次「以身試法」,香港法律在人權上才有所進步,他每一次,都為香港的公民自由、行政法等擴闊了視野和眼界。他對香港法制改革的貢獻,不會比法官和律師們來得少。

3 thoughts on “衝擊硬膠法律的議員

  1. 梁國雄議員的作為,使我想起那些被勳封為爵士、又沒有選民基礎、在政治上沒有太大實質貢獻的英國上議員貴族議員,兩者確實是很大對比。

  2. 如果香港立法會議員,可以像英國House of Common的議員般提出私人草案,長毛哪用要不斷在法院挑戰法律,他是會認真提出好的法案草案,你看他公民投票草案那次便知。

    英國上議院貴族議員,很多只是酬庸,與Isle of Man一樣,是不知如何處理的封建殘餘。

  3. 依家反正冇人理上議院,所以冇乜所謂。

    至於長毛,世上有人搞下事,其實係一件好事。
    當然,如果有真民主的話,佢應該o係議會搞而非出街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