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與時代

我得承認一點,在大多數時間,投資都不是戰略的玩意,而是純戰術的玩意,一如賭馬一樣,你對馬匹狀態、賠率、往績等理解,可能比你對一匹馬和騎師的了解更為重要。日常的炒作,可能看走勢圖、評估投資回報數目上的得失更重要。

但很多人因此不去留意一些改變市場生態的關鍵時刻,結果退也退不了,還要繼續打昨日的戰爭。

像香港電訊,儘管李澤楷因孭債太多,經營得不大好,但就算新加坡電信與香港電訊合併,情況都一樣艱苦,皆因全球開放電訊市場,以及所有通訊方式都萬佛歸一趨向使用IP Network時,競爭對手有如何恆河沙數,而舊日建立的網絡卻成不知如何擺脫的負累。當陳方安生決定開放電訊市場那天,香港電訊的黃金時代就己結束。

又以白銀為例,白銀作為貴重金屬,是有本身保值價值,問題在於白銀在上世紀失去了貨幣的地位,而數碼相機的興起,菲林製造商只剩富士、愛克發仍然製造菲林時,白銀最基礎的買家消失,這正是白銀價格長期缺乏支持的主因。

要看準時代的巨變,往往要每日堅持要做研究,專心專注又要精通世界大事,談何容易。如果以為聽財經演員求其亂講幾個數字可以發達,咁真係人人皆做畢菲特。當然投資在一些技術基本功,例如閱讀Balance Sheet,或者知道乜叫T-Stat,不同數據correlation係乜(讀社會科學都會學到),都應該要知,但政情、世情和戰略理解,仍是必要。

3 thoughts on “投資與時代

  1. 就是嗎!香港電訊的衰落,始於電訊市場開放,但最致命的,是IP network對通訊業所作出翻天覆地的改變。由最初的電話線上網,到現在反過來VoIP,身在美加澳紐一樣可以用個IP Phone,有個香港電話號碼,再加上流動電話在香港滲透率超高,固網電話已被完全邊緣化,小股民仍用十幾二十年前的市場環境去衡量這隻股,怎不能蝕光?買雷曼迷債還可以賴銀行誤導,長揸電盈,根本就是自作自受。

  2. >又要精通世界大事

    請容許引述敝人在另壇所貼供友好參考.

    “項莊舞劍”
    阿-非-美混種芝加哥流氓律師,借”危機”制造”大蕭條”恐怖,
    以”消費刺激經濟”為名,騙到萬億經費,今後四年大可濫用銀彈,收買”民心”.
    再加入股金融汽車業變相國有化,白宮直轄人口統計(census),立法壓制右翼保守言論(fairness doctrine),再奪兩州就可修改憲法等等,”民主選舉”被馬列流氓施暴糟蹋,結果就是美國版 Hugo Chavez.
    看看下面幾句話就知這些缺德之人,不單制造”次按”金融海嘯,並且正在擴大加深音響視覺效果,要嚇唬世人到個個都覺需要依靠”政府”為止.這樣,”赤佬”就變成”大救星”.

    “Painful crisis also provides us with an opportunity to transform our economy to improve the lives of ordinary people.” Barack Obama talking about the recession, 2009

    “You never want a serious crisis to go to waste.” Rahm Emmanuel, Obama Chief of Staff designate, 2009.

    所羅門王說,缺德之人思想左傾. 信乎.

  3. 部首兄,同意。(Martin兄,抱歉打開話題)現任的美國總統現可見的政策上完全令人失望,兼且被明眼人一看是要乘機搞"社會改造"完全走西歐的福利國家+國有化路線兼且至萬劫不復的境界-他的幕僚長Rahm有一次漏了天機話要"利用今次危機去完成平常會遇到阻力極大的事情"。

    最詭秘的是人民對經濟方案不滿(只有12%的錢真的是用在經濟上,其他的開支竟然是用在例如用公帑為學校添置避孕用品),但是有30%的人並沒有把這些不滿轉化成對奧某個人施政的不滿(不過1個月時間太短,要轉化不滿也需要時間積累)。Thomas Sowell和Mark Steyn悲觀的認為憑奧某的優秀辯才,大部分的人會明知政策會死人,仍然會死心塌地咁選奧某連任,甚至動員修憲,使奧某可以無限次被選連任。看來,大蕭條是無法避免喇。

    不過,上帝是會使用人的惡事而去成全祂的意旨嘅,大蕭條會使中共國工廠沒工開,西方熱錢回流,經濟差加貪官污吏使老百姓造反,中共凶多吉少。可能將來大家會看,壓倒中共政權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竟然是由西方以奧巴馬為首的左派發起的。

    說回正題,小弟的看法是很多人,國家政府,公司等等,會搞極膠的東西出來,投資落佢哋就唔抵啦。印度的,以色列的,澳洲的,紐西蘭的有關投資可以踮下,其他國家的…小心為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