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令文壇健筆無以為繼?

今天小弟很憤怒,查實在罵Jurgensmeyer前,己經想出手回應魯姜,其中一位筆者相當不認同的作者。

作為《信報》其中一位年青作者(現時最年輕,當推蘭開夏道的王迪詩律師),但亦屬有一定年資作者(小弟由1995年開始,至今寫了接近十四年),小弟今天對民間心戰室的《文壇健筆無以為繼》這篇文章,極度不以為然。

我對魯姜這篇文最不以為然在哪裡,那就是除了他心目中那些老一代名家,亦即退休高官之類,難道年青的(不是指小弟)就沒有一位半位是能寫得好的嗎?由這位魯姜連年青人提也不提的傲慢態度,是不是他以為靠上一兩代人塘水滾塘魚,就可以解決曹仁超、練乙錚等真正的名家高手退後,無以為繼的問題?誰令文壇健筆無以為繼?

小弟在1993年開始投稿《明報》校園版,1995年開始改投政論,1996年開始在《信報》IT版寫評論到現在,這十多年來,小弟不是最擔憂有同齡的競爭對手,而是與我同一代的人,沒有人有機會在年青時磨練筆尖,大家想一想,在小弟這一代,有幾多個寫評論的,是有機會突圍?不要計那些,連小弟罵他都怕替其宣傳的人。現在那些評論,不是不少版面給劉迺強等不學無術的人霸佔,便是報章要求作者一定要出職銜,試問有多少是考慮文章的質量?

現時評論界是需要開始世代交替,因為評論經驗需要累積,小弟現時也不敢以資深自居,但如果不能在年青頭腦最清晰時候多加鍛鍊,晚年很難把自已其他方面經驗化為文字。就算王永平,這位小弟認為近年寫得最好政治評論員之一,他未當高官前,也是經常去投《中國學生周報》。

很坦白,如果報章主事人的想法都與魯姜一樣,香港真的等著集體沉淪。

後話:雖然小弟是有意識地協助他人上壘,但有些年青一代搏上位之徒,思想有如一團漿糊,那些人真的幫他們都費時。

2 thoughts on “誰令文壇健筆無以為繼?

  1. 我在聖誕期間世代之爭討論中講過,重點是當今社會當權者及一眾既得利益者的價值觀。而我們生活的環境便由這班人製造出來。

    傳承是一個大課題。要承先啟後,使社會進步。在抱怨人才無而為繼,我倒想問當權者及一眾既得利益者,你們做了什麼來傳承,去承先啟後,使社會進步?有沒有做好本份?有沒有獎勵文教?沒有。他們認為叻仔的定義是什麼?獎勵什麼人?靠小聰明賺大錢,以很少時間賺第一桶金的人。我們的社會在懲罰那一些人?安份守己的人。

    社會不尊重知識,氣氛保守,壟斷資源,不鼓勵人去花時間做學問,如何培育健筆?

    令一個問題便是機會。一個出色的運動員是身經百戰。多年前,台灣天下雜誌訪問張中謀,張中謀講出台積電如何培訓接班人。他說要20年時間,要在風浪中去鍛鍊接班人,要容許他們出錯,要多人競爭,能者奪標。如何接班,如何在任何一間有永續概念的企業是大事。一個社會也是。

    在曹仁超、練乙錚的成長階段,正是七八十年代嬰兒潮人多勢眾之時,上一代理不到,社會上有很多機會,任由他們去發展,電視電影人才輩出,蕭若元,麥當雄,許安嬅30不到便創出名堂。現在還有這樣的環境嗎?社會有這樣的胸襟嗎?

    在日本,小學教師是受人尊敬的(希望現在還是)。在香港,教師算什麼?

    我們當權的及一眾既得利益者,葉公好龍,表裡不一,又心胸狹窄。若沒有大變,無以為繼恐怕是這個社會的宿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