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宗教塔利班有成千四人走出來

根據警方官方數字,昨天的反宗教塔利班大遊行有成千四人走出來,這實在太超出很多人的意料之外。

這次遊行,小弟昨天未完全恢復狀態,今天恢復不少,可以粗略分析:

1. 2003年8月,小弟在《明報》世紀版發表的《組織時代的終結》,在推斷互聯網可以隨時帶來群眾運動,在天星碼頭捍衛戰,我再寫一次類似文章,在這次遊行己某程度證實了這推斷。

2. 我一直強調,社會科學的方法論馬步紮得夠穩,重覆發生的現象可以被推斷,這是小弟十多年來,由寫時事評論到做政治分析的核心內功心法,小弟話雖在大學讀政治科學,由基本功夫由頭到尾都是微觀經濟學,因為這套經濟學和政治學使用是同一款內功:科學方法。張五常在《經濟解釋》卷一己經解釋得極為清楚,如果你自已觀察了一個社會現象,連半個testable implication都歸納不了,你應該問問自已,你到底觀察了什麼出來?

3. 要準確推斷一個社會現象,很多時是要看幾個基本人類行為決策的元素(element),因為人的行為不出幾個行為決策元素主導,當中最容易被觀察和量化是機會成本(opportunity cost) ,幾乎不少人類行為模式的重大改變,都與成本有關。組織被終結,一句到底就是資訊成本問題,而互聯網上的工具令動員群眾所需的資訊成本大減,最終導致行為改變。類似的網民民眾運動,只會越來越多是不爭的事實。

4. 網絡上對X光社的不滿和怨氣比很多人想像都要大,如果政府硬搞第二期淫審諮詢,政治後果比七一更嚴重,因為所引發的動員能力更大,如果政府要硬膠,請他們預備付代價。

延伸閱讀:
張五常:經濟解釋卷一:科學說需求,頁40-45
黃世澤:組織時代的終結

One thought on “反宗教塔利班有成千四人走出來

  1. Cost and benefit analysis is always the simplest but most powerful tool in analysis, but the challenge is how to quantify the cost and benefit in a comparable manner.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