乜可以咁打茅波的咩?

今天開完逸夫校友會常委會,去天星碼頭一看,就火都黎埋。

1. 現時班工人正趕工拆天星鐘樓,很明顯孫狗公想製造既成事實(所以如果可以的話,請聚集儘量多的群眾,至少成萬人聚集天星碼頭一帶),但有兩件事令我感到非常可疑:

a. 根據《管制「指定範圍」的建築工程噪音技術備忘錄》(根據香港法例第400章有效的法律文件),在5.2節中,具社會影響的重大工程中,如果發出許可證,會引發社會重大關注,必須得到廖秀冬局長批准。但地盤負責人,以及警方拒絕向在場公眾,包括小弟展示有關許可證,我懷疑:

i. 許可證根本是非法發出,甚至是偽造文書。

ii. 環保署長擅自未經備忘錄指示,自行批出許可證。

究竟政府是不是打算以身試法?在場很多人都報了警,我打算在互聯網報警取得正式報案簿號碼。

2. 在場好多差人,有理無理用攝錄機影示威者,但依家《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通過左,而警察用攝錄機影人,明顯是條例中的第2類監察,有時差佬亂咁影人,我就問果位camera man,你有無條例的授權影我先?個差佬即刻唔敢影,因為佢知道佢未有授權影我肯定犯法。如果場內有律師之類,差佬係又影唔係又影,好簡單,請果位差人出示書面手令。無手令?請搵胡國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