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志清自毀清名

小弟素來鍾意甘小文的漫畫,當然大家可能認為甘小文的《太公報》鄙俗,但《太公報》除了玩廣東話玩得夠抵死外,甘小文在政治方面的人格素來值得尊敬,《太公報》當然狠批屠城的屠夫狗都不如,之後《癲狗日報》肯畫政治漫畫,正是甘小文。他表面鄙俗,事實上他有他的風骨人格。

相反,李志清雖然替香港漫畫在日本揚名,但好可惜,好學唔學,學埋晒啲金庸衰嘢,走去幫財政司司長畫漫畫推銷財政預算案,結果被陳雲在周六《信報》寫文狠批,小弟撮錄當中其中一句精要:

曾俊華口說關心創意工業,卻發揮了「文藝為政治服務」的延安精神,要漫畫師輸誠,為官府做政治宣傳,愚弄青年。香港漫畫在戰前有政治諷刺及抗日救國(如廖冰兄),戰後有幽默小品(如《契爺與牛仔》),也有叛逆武打(如《小流氓》)。曾俊華介入創意工業之後,香港創意工業的明日,就是今日了。香港創意工業之所以步入窮途,就是喪失了尚智之心、批判之志與叛逆之勇。香港當今的明星藝人、編劇家漫畫師,誰個懂得珍惜羽毛,敢膽謝絕政府邀請,不上台唱傀儡戲的?

沒有批判之志和叛逆之勇,亦沒有幽默,只是好學不學學中國書生的虛偽,還談什麼漫畫,收工吧。

5 thoughts on “李志清自毀清名

  1. 我又唔係咁諗。唔通政府請「文膽」去寫講稿,就係文人末日﹖

    漫畫一向不受重視,政府願意「利用」漫畫去推銷預算案,至少說明了政府開始重視這個渠道。

    至於李志清是否諂媚政府,應該依內容作批評。

  2. 利用漫畫推銷預算案沒問題,但陳雲篇文都講了很清楚,這傢伙幫政府抹黑窮人,不知所謂。

    這傢伙已經有在左報抹黑長毛的前科,這個人的漫畫,小弟不會再捧場。

  3. 這種講法是不對的。創意工業不是辟穀成仙。

    尤其是說到「工業」,而不是銷售服務業,其重點是在於工序和形式上的創新,而不同於藝術形式上的建樹。

    曾俊華把漫畫引入財政預算案諮詢文件,李志清只是做了個加工生產的角色,即是李志清用漫畫服務曾俊華,收曾俊華的錢,而不是李志清用漫畫來服務讀者,收讀者的錢。

    曾俊華利用李志清的名氣,李志清則為畫師開多一條官府財路。要批斷這是否成功,只宜比較官府文件是否憑漫畫包裝而變得更普及,市民是否更容易吸收到文件的訊息;日後官府是否繼續招聘畫師去修飾文件,使更多畫師資之維生。

    李志清把文件的理路包裝為市井小民的生活故事,在這點看,他成功了。問題是,企劃故事、打譜的單位,十分失敗。看過該漫畫的,庶幾不感到道理老掉大牙,清節矯揉造作脫離現實?

    這反而突顯官府師爺無料到,李志清交到貨,其他人交不到。間接而言,這就是個嘲諷。受人二分四,要做手腳總不能太表面化。知道他不行,讓他出醜,那就夠了。

    現在又不是收了政府錢就改變藝術家的初衷。李志清是批判形的漫畫家嗎?恕我未聽聞過。他從此後,要改變自己的創作邏輯,主動投誠嗎?證據安在!

    陳雲的說法也是無譜的,由延安時期到今天中宣部,都具有壓迫排他性,他們不只是養活一班為政治服務的文人,而是不許他們做粉飾太平宣傳黨是以外的事,打壓其他有此企圖的民間創作。

    官府只是加高了聘金去做文飾,要麼不受聘,要麼就跟單交貨。事實上創作自由和發表空間得到保守,那已經足以養育好的批判形畫師。要是仍沒有這種畫師出現,你更要問是否這一個行業的生計或師承,出了問題!

  4. 問題是在是不是傀儡戲

    是不是在宣傳自己也不信的東西

    在李志清的這一個例子. 請先看看那本漫畫

    我的印象是作者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畫甚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