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報章爭住脫逃

以下段落摘自今天《明報》社論:

2000年,李澤楷擁有的盈科數碼動力,因緣際會,與他的金融專業團隊施展財技,獲得中國銀行牽頭的銀團提供110億美元巨額貸款,擊敗新加坡電信,奪得香港電訊,使盈動由一家小規模資訊科技和地產公司,搖身一變成為香港規模最大,同時提供固網、無線電話、網際網絡等綜合電訊服務和發展地產的公司,市值超過2500億港元。

小弟想問,在李澤楷的盈科數碼動力鯨吞香港電訊(Cable & Wireless HKT)時,《明報》有沒有推波助瀾呢?

在2000年1月26日,第一個跑出來質疑新加坡電信收購建議的幾份報章,其中一份便是《明報》,《明報》可以指責李澤楷涉嫌種票,但指責李澤楷收購香港電訊不負社會責任,《明報》是沒有這個資格的,因為《明報》是其中一名幫凶。當時只有三份報章,一份雜誌,在新加坡電信提出建議時,表示歡迎,那是《南華早報》、《信報》、《香港商報》和《壹週刊》。

在互聯網年代,不要以為發了膠音可以逃之夭夭,沒有這樣便宜的事。

One thought on “香港報章爭住脫逃

  1. 擔任基本法法制起草委員會主席的, 不可能是中共的
    “外人”. 雖其報紙以小罵大幫忙奪”公信力”之標, 但在關節眼上又怎能不出場護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