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目民族主義換來一堆牆紙

林文放(即黃世澤):新港電信合併的神經戰

這是我在2000年2月1日,在新加坡《聯合早報》發表的評論文章,當時已經有膠人,認為新加坡電信(SingTel)要入侵香港電訊市場,我可能是香港少數人,站在新加坡一邊,支持SingTel併購Cable & Wireless HKT,亦即今天的電訊盈科。

在九年後,Cable & Wireless HKT大部分價值蒸發殆盡,而李澤楷具爭議性的收購方案,令香港一眾小股民完全再無報仇機會。李澤楷玩財技玩到這個樣子,到今時今日小弟都不予認同。但另一方面,誰造就李澤楷有機可乘,還不是香港人那股並非基於理性的「民族主義」,才讓李澤楷以一個沒有實質資產的公司入主Cable & Wireless HKT?

還有一眾傳媒,當時傳媒如何吹捧李澤楷?小弟果真另類異見人士,人人吹捧李澤楷這交易時,小弟是少數堅持不看好。當年吹捧電盈的傳媒和財經演員,今天跑到那裡去?有沒有向股民來個認真道歉?

今天如果香港電訊由新加坡電訊所有,或者未必有Optus給SingTel合併的經歷,但以SingTel在新加坡和香港的基礎,至少股民沒有大損失。投資不應講民族主義,不知大家明白當中的道理沒有?

7 thoughts on “盲目民族主義換來一堆牆紙

  1. 當年新電訊主張雙總部來讓中共放心,但可惜中共仍然視電訊業為戰略產業,才能澤楷買起。

    說話回頭,電訊業又的確係戰略產業。

    但如果以新電訊來營運撇開政治考慮,合併或者可以讓香港電訊仍然可以發展下去。

  2. 就算李澤楷不搞私有化﹐小股民根本也不會有機會報仇﹐因為香港電訊10年前的核心業務–固網–到了今天已變了irrelevant。要報仇﹐早就應該沽電盈買中移動﹐小股民仍懷緬八十年代尾香港電訊的光輝歲月﹐死攬唔放﹐怪得誰?

    盈動當年在科網泡沫最高峰時靠舉債融資吞下香港電訊﹐捱到今時今日已算奇蹟。當年阿爺在幕後推波助瀾擺李澤楷上枱﹐小股民應該到西環同阿爺算帳。

  3. To Longhair

    但澳洲唔係咁睇,澳洲俾Cable & Wireless同埋SingTel先後控制前身係AUSSAT的Optus,澳洲有部分國防用衛星係Optus做Operator,而澳洲Telstra自己當然亦四處買電訊公司,例如CSL。

    To Alvin

    當然最終要搵西環算帳,昨天X建聯議員偽善到爆。

  4. 民族主義只是其一,講個陰謀論,其實就係大陸從中作梗,利用統戰手段攪掂”傳媒和財經演員”,防止新加坡人購得香港電訊。

  5. to 澤
    相信好少國家好似澳洲咁開明的做法,算是少數,而且OPUS是第二大的網絡商,地位雖然重要,但在戰略上或者相對較少,如果是澳洲電訊,澳洲政府可能都會出手也不定。

    始終國與國之間話就話開明,到頭來都是自保,不論無口齒的中共或者西方國家。

    依家英國同美國主要的電訊公司仍然是自己國家資本為主,也屬正常。反而一些落後國家或者第三國,很多時都是外資控制了主要的電訊公司。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