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重若輕的奇幻逆緣

我得承認一點,不計精湛的化粧術,奇幻逆緣(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並不是很多香港人看得明白的戲。

與《阿甘正傳》相比,甚至同樣以回憶就是愛為主題的香港小說《拾香紀》,《奇幻逆緣》把歷史的位置放得很輕,至少美蘇冷戰、越戰、九一一等歷史大事全數一筆略過,將《奇幻逆緣》與《阿甘正傳》比較,這是相當不恰當。就算編劇是《阿甘正傳》的編劇,但兩回事就是兩回事,不能硬扯。

相反,這電影的主題,是當你際遇,或先天條件膠到無朋友時,到底你如何對面對?在片中,有一個查實不應該是笑位的笑位,就是有一位老人院的老人家,在不同地方講他七次被雷劈中而不死的經歷。當然,片中的畫面是很膠的。但主角Benjamin Button一生的經歷,便是設定在一個膠無可膠的時空,當你人生處處都是與人不同時,到底如何戰勝這種孤獨?

而這套片故事的答案是由小看著主角大的女主角,這段情可以維持兩個人一生大部分的時間,因為兩個人的記憶,沒有對方是不能完整的。什麼叫打風都打不甩的感情,查實就是一個人的一生,必須要兩個人的記憶才能完整時,這段愛不浪漫都是長久。

所以我為何說這套片的主題是原來回憶就是愛,兩個人走的路不盡相同,但相遇時的記憶卻是恆久,這是對源自《哥林多前書》第十三章第七至十三段另一個解讀。而男主角變回嬰兒般離開人世,不是純粹玩極端,這是有基督教思想淵源,請看以下《聖經》金句:

「13:7 凡 事 包 容 . 凡 事 相 信 . 凡 事 盼 望 . 凡 事 忍 耐 。
13:8 愛 是 永 不 止 息 . 先 知 講 道 之 能 、 終 必 歸 於 無 有 . 說 方 言 之 能 、 終 必 停 止 、 知 識 也 終 必 歸 於 無 有 。」

整套片,舉重若輕,用以上兩句概括之。如果讓別人,遇上這樣的人生,早就抓狂或自怨自艾,相反,男主角,不單在女主角一生扮演重要角色(點燃女主角車禍後的一生,這是很關鍵),那位在蘇聯遇到的英國怨婦,大家有沒有留意,去到後來成為年紀最大橫越英倫海峽的人,這就是這套片不同之處。

後話:很過癮的,你將《奇幻逆緣》與《拾香紀》比較,撇除歷史那部分,有很多異曲同工之妙。所以我一直說《拾香紀》在現有電腦技術協助下,很值得拍成電影。《奇幻逆緣》這麼長,節奏偏慢,但你不會覺悶。但我相信香港影壇沒有人有深度,以及挑戰當中的港獨意識,改編《拾香紀》成電影。而西方很多小說、電影,當中描述內容與《聖經》有關,如果沒有一點宗教根柢,恐怕會讀了去另一邊。當然這套片是需要時間咀嚼和消化,出了DVD可以看多幾次,如果有看原小說更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