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論黃永辱罵新聞官事件

1. 根據小弟的經驗,黃永身為一台節目總監,言論過份程度達致全台之冠的級數,貼訃文事件至少都有強烈勸諭,但有可能廣管局發出「警告」的機會亦有可能,亦即影響牌照檢討的程度。發同樣膠音也好,森美和鄭大班係紅,但不屬管理層,而黃永身為台長亂發膠音是應該罪加一等。黃永錯誤在於,他忘了作為節目總監應有的責任,他有責任在節目中,向其他同事展現做節目應有的標準。

2. 撇除黃永聲稱要貼訃文的過份言論,黃永作為政務主任出身的評論人,並無由政府架構問題,去宏觀檢視鳳凰木事件是令人失望。現時樹木保育出了問題,真正原因在於殺局,由於樹木保養缺乏市政局民選議員監察,結果就樹木未有良好保育,不斬不可。這一點,請參考林忌的文章,為塌樹枉死少女伸冤

3. 黃永作為政務主任體系出身的人,應該有能力睇到這一點,特別他是做過城市規劃的官員。他的言論,真令人懷疑他在政府的日子,究竟是幹什麼。由制度去檢視問題,陳方安生和王永平固然功力深厚,但這本來也是市民期望政務官離開政府論政的素養,就算小弟經常強烈批評葉劉淑儀也好,她在外傭稅一役的表現,政府不斷出招也堅持到底,咬住不放,確實表現出她也不是一點功架也沒有。黃永並未發揮前政務主任應有水平,那他在黃金時間霸住枝咪幹什麼?

4. 就算要批評新聞主任,也應該要做好功課

政府新聞處-服務承諾

黃永沒理由不知,任何政府部門自彭定康當總督以來,都有公開服務承諾,而服務承諾有以下這一條:

處理傳媒的查詢
當值新聞主任會立即答覆查詢,如未能即時回應,亦會設法在同日內答覆。如需就所索取的資料進行研究,便需較多時間

何須搞得要出動訃文,指政府新聞處未有照服務承諾做事,就一了百了一招了斷,肯定得到公眾支持,而且新聞處無論如何都要解畫,他是政府出身,沒理由不知什麼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我做商台時,研究員這個職銜本來只是不知如何稱呼我這位Public Editor,才創作出來的職銜,後來才在商台的行政和節目方針運作上提供意見。作為評論人,研究功夫必須自己做好,本身要有研究的底子和能力,否則就會亂發膠音。這個博客的出現,本來就是每日要做研究的副產品,否則也不會用notebook稱之。濫用研究員和節目助理,自己不做功課增值的結果就是遲早撞大板,提出的政策建議和分析質素低得可怕,除了製造噪音真不知對世事有何貢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