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係應該在晴朗的一天蒸發

自從離開商台,不做獨立監察員後,小弟只是要捧好朋友場,聽過在《在晴朗的一天出發》一次咁多,因為我完全不相信,俞琤小姐請來接大班手的人,有獨立批判思維。

不過,最近有一件事,小弟認為必須出聲不可,因為語言暴力到過晒火位,去到濫用大氣電波濫殺無辜的地步。

在2009年1月22日《在晴朗的一天出發》談到大澳鳳凰木被斬時,因為有關部門的新聞主任無答他的問題,就發狂公開狂罵有關新聞主任,通通都是對這名新聞主任的人身攻擊,談不上任何論據,甚至聲稱要貼訃文到有關新聞主任辦公室的門口。

我以前做記者時,對新聞主任好多時不及時回答問題都好谷氣,但不是新聞主任的錯,新聞主任還不是聽黃永的舊同袍們,亦即政務主任指揮!如果黃永對政府回應傳媒查詢效率那麼不滿,那他直接罵部門主管好,或者要求政府學美國,訂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 (FOIA),行政長官學奧巴馬這樣發行政指令,要求儘量與傳媒合作好了,而不是威脅在辦公室貼訃文,黃永何時變了收數公司爛仔?下次是不是在美利大廈門口燒金銀衣紙?

以前俞琤常指大班挑起社會的戾氣,但大班過往你最多只可以話他有點口不擇言,不過他口不擇言是對著孫明揚之流,而且不少確實顯出他先見之明(例如紅灣半島事件,這點我可以作證),才會得到群眾支持。黃永現時用語言暴力,誰更挑起社會戾氣?而把戾氣指向只能按上級指令行事的新聞主任,這又是公平的麼?

就算近日指狗為鬥事件,小弟指向都是新聞處處長,不是打工的新聞主任。像黃永這樣做節目,如果還不道歉,真該在晴朗的一天蒸發。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