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行的問題

我個人好少用真名寫金融,除了《信報》的專欄。但這次我反而想講吓,點解一鋪次按危機,搞到成街都係人頭同死屍。

金融界嘅壓力確係黐孖筋,不過入去金融界嘅門檻就窄到離晒譜。喺香港而論,如果你想入大行,如果你唔係浸完洋水返嚟,或者你嘅親戚人脈好強,你作為本地大學畢業生,有無可能入到外資大行?答案係難乎其難。講關係入去,幾乎係中環大行嘅陋習。

(所以果班支持「國際化」嘅友仔,我聽完佢地老點我好滾嘅原因係咁解,既然金融界咁膠,你扮晒國際化可以幫到中大畢業生搵到好工,點解中大唔保留番自己特色先?)

香港分公司係咁,你都估到美國、英國總公司未必好太多,當然名校畢業嘅都唔少,但華爾街係唔係最精英、最受考驗嘅友仔入去,我睇唔係。當金融界,包括果啲基金經理,入去都唔係最勁嘅人才時,成行都係咁,一鋪次按啲友嘅底仲唔露晒出嚟?呢個就係我所知嘅另類角度。

當然,我唔係正式金融人,我唔敢獻醜嘅。但如果各大行嘅用人機制仲係咁人治味重,你嘅MPF俾呢班友嚟管,政府真係識得同我地開玩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