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普選特首為何太遲

身邊有些朋友覺得,2017普選有時間表,都叫收貨。但以中國局勢而言,就算人大常委實實在在話2017普選特首,情況都已經膠到無朋友。

12月2日那場史大林格勒之役最大的其中一個戰略效果,那就是葉劉淑儀根本不可能在2012特首選舉中服眾,她在港島單議席單票對決都輸給陳太,她還好意思去選特首。而土共手上的牌,包括唐英年、梁振英,幾乎無張打得。

而曾爵士的直屬部隊,不論曾俊華,以至邱騰華等,全部係未夠稱做特首,律政司司長黃仁龍,也要至少2017年才做到睇得打得。在曾爵士不能連任的情況下,唯一能服眾的特首人選,是泛民主派的陳方安生,如果2012年普選特首,至少2012年的結果預知,中央可以與泛民預先鋪好溝通框架。

現在2017年普選,2012年土共推膠人做特首,如有閃失還不膠到無朋友?加上台灣綠營抽水效應,我不認為2017年普選特首對香港有任何好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