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治先,還是懲罰先?

天主教香港教區,原本反對《家暴條例》修訂,但後來改為有條件支持。筆者這裡狠批基督教原教旨主義分子,但沒有批評過陳日君半句,有人問我是不是雙重標準,因小弟是傾向天主教那邊的教徒。

我可以說,陳日君樞機,在這件事上作出的有條件支持,是合符理性,與梁燕城、蘇穎智之流的含血噴人相差太遠。

1. 反對同性婚姻,是羅馬教廷的基本立場,陳樞機是有責任遵守教廷的政策。

2. 陳日君樞機支持條件是保障任何人的人身安全和人權,所有人都不可受暴力對待,但不可觸及傳統家庭及價值觀,我可以這樣說,縱使同性戀是「罪」也好,當遇上暴力問題時,耶穌仍在人選,是醫治先,還是懲罰同性戀者,再踩多一腳?《聖經》不少故事都指出,耶穌是先醫治,這就是耶穌與法利賽人的分別。

基於同樣原則,小弟是不贊同同性婚姻,但基於解決同性同居伴侶民事和行政法律爭拗,例如遺產和債務繼承、國籍和入境等問題,可以引入範圍比英國Civil Partnership Act為小的民事結合安排,或者先讓香港BN(O)和BC,經英國駐港總領事館,進入英國Civil Partnership(這是避免同性婚姻立法的唯一方案,但只持HKSAR Passport人士變了無法處理),所謂比英國Civil Partnership Act範圍為小指:

1. 同性民事結合伴侶可以享有與異性婚姻等同的稅務安排
2. 同性民事結合伴侶可以享有與異性婚姻等同的遺產、債務繼承、意外傷亡賠償、長俸等安排
3. 同性民事結合的破裂程序與異性離婚等同
4. 同性民事結合伴侶在國籍和入境權安排上,與異性婚姻等同
5. 同性民事結合不可領養孩子(這是傳統家庭觀念問題,小弟不接受Civil Partnership Act 2004正於這點)
6. 同性民事結合不可冠夫姓(這也是傳統家庭觀念問題)

小弟是不接受同性戀,不過,作為一個開放包容的社會,同性戀者在私生活上權利保障(同性戀徹底非刑事化,甚至合法化)、民事安排上改革(家暴條例,同性民事結合安排),以至反性傾向歧視法律(但需要技術性上,就宗教相關言論作出豁免,不過像明光社般仇恨同性戀者言論例外),都應該應時代需要作出改革。小弟看法的精神,基本上就是醫治為先。

4 thoughts on “醫治先,還是懲罰先?

  1. Suppose there are two persons:

    A) BC holder, male
    B) BNO and HKSAR holder, male

    Now Mr A marries Mr B in the UK. Then Mr B returns to Hong Kong and wants to apply for a CCP Home Visit Permit.

    However, in the CCP Home Visit Permit application form, you need to fill in your the information of your spouse, father and mother. However, there is no civil partnership in Hong Kong or mainland China. If Mr B indicates Mr A as his spouse on the Home Visit Permit application form, how will the CCP Security Bureau deal with it? Can Mr B get a Home Visit Permit?

    CCP Home Visit Permit application form:
    http://www.ctshk.com/zhengjian/02.pdf

  2. If a Chinese HKSAR passport holding child is adopted by parents who are civil partners under the Civil Partnership Act 2004, can the child apply for a Home Visit Permit? How to fill in the information about his “father” and “mother” on the form?

  3. To Sam F
    又是沒有意義的假設性問題…請用腦想一下, 這些是國家層面事務, 中國也常說”別國不得干預內政”, 英國需要顧及中國怎樣定義合法婚姻來構思Civil Partnership? 兩個成人個別申請Home Visit Permit不可以嗎?

  4. 其實我是十分抗拒宗教企圖凌架及干涉其他領域, 包括法律和科學. 宗教其實真的不像科學, 缺乏實證, 證據, 只靠一堆所謂精神思想企圖控制別人. 所列的規條變成了禁忌規限. 很阻碍其他學術性的發展. 及影響社會的進步. 最簡單的就是小布殊因為保守的宗教理由禁止利用胚胎研究基因遺傳…結果其他國家在生物科技上超越了美國, 在醫學上亦影響了科學研究, 例如癌症及柏金遜症等等.

    在《家暴條例》的事件中, 我覺得宗教界越攪更多動作事端, 我就越覺得他們很偽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