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代之爭

連袁彌明都在世代之爭的論戰中插一把時,《經濟日報》評論版編輯也要搞一個針對第四代的專欄時,就連我不得不承認,第四代鬱悶問題,已經不是呂大樂、梁文道,或如我之類的文化人、學者討論的議題,而是一整代人的出路問題。

由個人經歷而言,我算是第三代至第四代之間,因為我是在1995年開始評論生涯,在金融風暴前起步,當時報館編輯仍然接受那些沒頭銜的人投稿,加上在九七將近時,當時事評論員批評共產黨,是隨時在中國管治下人間蒸發的行業,因此,有錢都未必有人做,在這背景下,我算是避了不少第四代的問題。

對我這個在第二、三、四代穿梭的傢伙,我明白有時第二代人的憂慮,因為第二代慣了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刻苦,對第四代的散漫,完全看不過眼。第四代人,未必願意再由傳統第二代的死功夫著眼。我那一屆政政系,只有兩位找死的傢伙,選了畢業論文跟關信基教授,一位是小弟,另一位是與我一齊合作過HPAIR的Sally。跟關信基寫論文,你沒有紮實的實地研究是過不了關,但誰會這樣辛苦做這種研究?(當年我是研究民賤聯如何利用互委會和業主立案法團擴張地盤,時為2000年)

第二代人另一方面認為第四代人沒有目標,第四代人的見招拆招心態,也是會與第二代人撞個天翻地覆。當然,第四代人的一些缺失,又與不少第二代人為求搵銀,沒有價值和視野有關,但第二代人,有幾多個誠實如陳冠中,願意承擔責任?

另一方面,第二代人對第四代有些事是絕對難以理解。首先是早熟,在第四代這堆人中,有不少是神童來的。像Leona提到被拔尖入中大的Kris,以至我個人認識的林忌,都可以歸類為神童。他們聰明,學得早,知得早,而且知得不比第二代人少,甚至更多,勤力亦不會比第二代人差。但正由於他們才氣橫溢,在第二代人眼中,這些人不受控制,結果不知怎樣用他們。我個人也在這十多年,遇上「早熟兒童不知何用」的問題,特別像我這種娃娃臉的,尤甚。

還有,第四代人有些事,查實是與第一代人銜接,不過他們不明白,以為第四代人胡鬧,查實他們只是繼承祖宗之志。林忌是典型例子,大家以為他玩膠登語言,但查實在民國期間,連「丟那媽」都見報,「福佳」、「硬膠」又算得乜?

另一方面,第四代人很多是外國長大,他們的文化核心已經異化,與本質上仍是舊中國人的第二代人有很大的分別,一有價值衝突就撞車撞到離晒譜。不要計本人(我家教本來是歐陸+印尼的思考核心,另一種東西),大家看袁彌明,她多次與無記管理層衝突,因為無記是典型的封建家族公司,但袁彌明是那種習了在美國衝突又衝突思維方式長大的人,她這種人一出來還不火星撞地球?

Eric Spanner應該考慮再在富德樓,搞一次世代之爭論戰,我個人認為,可以邀請袁彌明,她是第四代人與第二代人衝突的典型人辦。我相信,需要多幾次武林大會。

延伸閱讀:

黃雅麗:我係第四代,我寫故我在

袁彌明:第四代香港人的自白

陳冠中:我這一代香港人,香港:牛津大學出版社,2004年

呂大樂:四代香港人,香港:進一步多媒體,2006年

梁文道:時間站在我們這邊

8 thoughts on “世代之爭

  1. 世澤,謝謝你的文章和提供的眾連結
    特別喜歡梁文道的文章,特別是這一句:
    “只要讀歷史,就都知道誰是蘇守忠,可是有誰知道當年主管交通運輸的官員是誰呢?”
    世代之爭…我很幸運,建制待我不薄(就像Max那樣),所以我本質上是不反叛的,認為許多事不需要以抗爭手段爭取(當然,有些需要)
    以這個新欄為例,如果不是老總一句話,任我如何抗爭,是不可能成事的
    希望這個專欄能做得有聲有色,請多多支持與指教啊:)

  2. 用世代之爭說才分析不同地方的矛盾,其實是很填切的,除了袁彌明的娛樂圈外,教會也是另一個類似的封建權威場所。

    又,十分懷念以前不用名銜都可以投稿的日子,俱往矣。

  3. 很多人忘記,梁文道也是沒有頭銜都可以投稿的產物,張小嫻也是。名銜主義是完全累死今天的傳媒。

    名銜同文章質素是一點關係也沒有。

  4. 既然點名,回話好了。

    那天過後,也有其他朋友建議「添食」,我卻沒有很強的意慾如此。有人會覺得這話題已談膩了,我雖認為儘管如此還得要理清楚,但除了談以外,我更樂見的是,藉聚而相識而開創一些新的可能,哪怕只是新酒舊瓶。

    是故,若有朋友不介意借這我跟朋友共用的地方,或在他處再來幾回類似的討論會,我當協辦人,或助宣傳又何妨呢。當下要我再主辦一次,我還得想清楚。至少,要比上一回更能連結台下的朋友,和/或有更激烈的討論,如討論「是否和如何(不)盡力從戰後嬰兒設下的窄門進場」等。

    至於袁女士,除此題以外,也有其他的題目可想。

    還有投稿。見過好些能人和高尚士,還有自己境況有點不同後,我幾乎失去投稿的勇氣,有時想,就讓他們先行吧,我不急,也不應急。若被邀稿,那就是件有點像,但卻不太同的事了。

    而名銜固然與文章質素不一定相關,但較相關的,是名銜放出來的實然或虛幻震懾力。挾大名者較易左右大局,名不揚者倒要花多點力氣。求穩,故看銜頭。

  5. 你(們)所寫的, 正正就是自己過去幾年遭遇的寫照… 很想向第二代的以前屬於第二代的老闆說: “讓我試試自己走吧. 我跌倒我會承擔責任 – 我就是不想跟著你們的一套” 奈何, 烏雲蓋頂… 為此已經不下無數次的爭執了.

    我想我真的錯過了一個好 talk. 強烈支持齌瀨依鋸~

  6. dreaming. 🙁

    > 很想向第二代的以前屬於第二代的老闆說

    -> 很想向屬於第二代的老闆說

  7. 林忌我不說了,但神童一號,在中國人社會使用,會害死人.不提神童輝,社會期望太高,由古至今,《傷仲永》仍然可放諸神州以至華人社會.

    拔尖,不過是暫取生更新版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