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一切還在

還記得在1996年某天,有位不識死的預科生,投了一篇談論用Visual Basic for Application寫病毒,如何搞亂電腦世界生態的稿給《信報》,自此以後,《信報》就多了一個IT、政治、財經、文化都居然寫過的黃毛小子,寫了十二年。

上段談及的黃毛小子,當然就是小弟,除了林文放,周向紅(這筆名是惡搞我一位朋友,科大學生報前總編輯周春紅的名字,在大學畢業前小弟的筆名,多數是惡搞之作)也是我另一個筆名。而當年夠膽提拔這名黃毛小子,那是今天會離開《信報》的副刊主管陳耀紅。

除了林行止、練乙錚、曹仁超、原復生(蔡東豪),《信報》另一大賣點,是副刊。《信報》是經濟報章,但文化版、副刊專欄,甚至IT版的深度以至人文關懷,這是至今其他報紙做不到。而《信報》副刊對新人的大膽起用,也是其他報章所無。不要說小弟,甚至更早的梁文道。近年也有蘭開夏道的王迪詩,你敢想像會有個叫王迪詩的人,在其他報章有地盤嗎?

創辦人林太不再當社長,而老臣子之一陳耀紅也離開,小弟希望《信報》存在依然安在。

後話:Leona在博客說,中學生喜歡看《信報》是同學眼中的怪物,我恐怕我是異形級。

One thought on “希望一切還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