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如何應付羅就是關鍵

根據音樂椅理論,社民連成員羅就的戰術突擊,事實上決定了這次政改大膠戰,由泛民還是中央政府去做音樂椅遊戲的醜人。

羅就曾經以保釣行動委員會成員身份,被《國際先驅導報》訪問,上過新華網,屬於中港雙方公認的民族主義分子。上策而言,公安不是送他上往香港的飛機,亦不是讓羅就做上訪人士上訪,應該考慮禮待他,就由他權充泛民談判團的先頭部隊。任何參與過保釣的,包括民主黨主席何俊仁,都適合擔當泛民談判代表,這是上策。

中策是,公安護送他返賓館,全程監視,但讓他往人大常委處上訪,但這比較膠味重。

下策是,公安不問三七廿一,送羅就返香港,那中央政府如果在周六公布一個硬膠方案,那真的膠到無朋友。本來應該由土共踩的地雷,中央搶先試踩,那香港人豈有不走佬的道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