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光戲院

對於一個前北角居民而言,我對撐新光運動本身,是有相當保留。

無可否認,近十年新光戲院轉型為一個粵劇專門的表演場所後,對香港的粵劇發展是有相當的支持的,新光戲院確實成為了一個粵劇專門表演場地,亦令不少老人家的文娛生活得到照顧。

但對北角居民而言,新光戲院變成粵劇劇院前,這是一個很惡名昭彰的地方。北角中部之所以被諷為「解放區」,除了英軍曾經以直升機硬攻的僑冠大廈,以及華豐國貨公司,還有就是新光戲院,新光和華豐是中共在港島東區的兩大橋頭堡來的。新光戲院變成粵劇專門表演場地前,是中共屬下銀都機構院線成員,是一個左仔戲院。因此,北角居民對新光的保留是有兩派意見,當然親共的支持保留,但反共的,特別是華裔印尼人那批,他們是巴不得新光被拆掉,好讓北角洗脫「解放區」之名。

因此,我對新光戲院的保留是有條件:

1. 不能動用政府資金保留新光,香港不是以左仔主導。

2. 如果要保留新光,應該由一個政治中立的基金會去購入業權,以及負責營運。

3. 由民間基金會購入新光後,要與銀都機構永久脫鈎,並且國慶之類政治性表演,不可以進行。

通常最痛恨土共的人,都在北角長大,因為他們日常生活看盡上至蔡素玉,下至洪連杉等土共醜惡的嘴臉。如果新光戲院不能去政治化,我寧可讓市場力量將新光拆掉,讓北角可以重生。新光在我眼中,只會與X建聯有聯想,我可沒部分泛民議員這樣天真,居然支持保留新光。論粵劇表演場地,我相信政府康文署的設施,可以有更有效的利用。
(對於想令土共絕跡北角的人,把X建聯幾位盤據北角中部區議員趕走,是解放北角的下一步,蔡素玉被掃出立法會,以及新光被拆只是第一步)

15 thoughts on “新光戲院

  1. Now that’s interesting. I never knew you used to live in North Point.

    Like you long time ago, I have lived here in North Point for more than 20 years now and more or less accepted that I’ll be living “amongst the enemy” for the foreseeable future.

    Usually I try to avoid going to the area around Sun Kwong (I live in Braemar Hill 寶馬山) and would hang out in Causeway Bay or Tai Koo Shing more, because they’re just so much more “civilized”. xD

  2. 土共係香港無可能絕跡北角。

    與其將土共班人打散然後搞到佢地去其它區放屁賴屎,不如要班野人集中留係北角好過。

  3. 對於戲劇而言,剔除政治問題,新光戲院是孕育了不少本港戲班台柱,有如當年利舞台一樣,對於本港粵劇貢獻,是肯定的。

    說實話,原本真的不知道新光是銀都機構。

    始終新光是本港其實中一個香港的集體回憶,雖則是含有左仔的回憶,但如果因為有左仔而踢走,咁同政府特意拆走皇后碼頭沒有分別。

    和而不同理應是香港的應有集體回憶之本。

    可能唔岩聽,但希望明白。

  4. To Longhair:

    我承認新光戲院的貢獻,我的文章亦很清楚,如果不動公帑、能夠將新光戲院非政治化,為北角中部帶來非政治化的社區環境,我不反對保留新光戲院。

    左仔可以拆走皇后和天星,為何他們的新光要保留,這是你不仁我不義。

  5. 就現時情況,新光戲院乃香港少有的培育戲劇文化之地,未有其他取代之前,新光理應保留。第二,市民普遍就關閉新光感可惜,從民主的立場看來,新光得到的聲音是正面的。另外,並不是所有公公婆婆都講政治,他們倒是希望簡簡單單欣賞一齣戲作消遺娛樂。

    閣下建議不動用政府資金,以基金會收購未必可行。試問不動用政府資金,除了親中派相助,鮮有不計成本去贊助新光營運‥‥由民間基金會界入,政治立場亦得不到保證,何況業主願意出售與否亦是問號。

    歸根咎底,是政府有欠遠見,新光自零三年開始早已多次「告急」,庸官只懂大安旨意西九龍文化區落成可取代其文化地位,可恨的是西九未有絲亳進展不特只;到現時新光又出個問題,最後落得連臨時地方都安不到才死氣出來搞個什麼贊助補獲。最好的方法或許是政府應儘快且無條件地,認認真真安排一個合適之地給予文化界,讓真正參予戲劇界的有關方面決定自己的前路!

  6. 1. 康文署大把公共設施,公公婆婆們一定要用新光才能看粵劇,這是第一個質疑。

    2. 如果親共人士自己籌錢買回新光(新光本來是霍英東家族),我阻止不了,我最多下次買樓不買北角。政府收購,業主一樣會獅子開大口。

    3. 我同意至少康文署可以在市區撥一個比高山劇場更好的地方。

    4. 我對這件的看法,是站在一個住了北角前前後後有廿多年的老居民的看法。對北角老居民,新光和華豐國貨是不折不扣的政治碉堡,其他地區的居民生活都可以避政治,北角居民不可以。新光戲院的離開是有北角居民生活可以遠離政治的象徵意義。

  7. 如果你不仁我不義的話,只會中了土共的圈套,佢地好多時扮到可憐蟲的賤精行為。

    不過最後新光都係逃不過一如皇后碼頭的結局,有時是形成一種惡性循環問題。

    唯一解決方法,是普選,讓政府有號召力和公信力,才可以做出決策。

  8. 其實政府一早就要想想搞一個正規場地做粵劇,成日都拖拖拖,真係好低能。

  9. 我贊成拆, 曾經很長一段時間, 新光門口站著幾個大陸下來的中年流鶯向阿伯們拋眉弄眼兜生意, 害得我們這些良家婦女每經過都要低頭怱怱快步而過, 不敢緩步; 拆了就好! 好!! 好!!!

  10. 這完全不知是甚麼話。如果因為新光的土共背景就得拆,那香港政府拆皇后碼頭則只是壁壘分明,不再消講甚麼道理。

    這年半來我天天上班落班吃飯都例必經過新光,流鶑可沒見到。反而深夜時候,麥記的隊梯口經常有染髮青年互相調戲推撞,走過兩步也常有些 Band 友偶然大吵大鬧。他們本不會犯著旁人,但若說滋擾性,亦不下於流鶑。那莫非要為此勒令老麥不許開通宵?

    要變要消失的,擋都擋不著。土共也好,流鶑也好,其興衰乃是一城一國之德與孽。若為了防共而拆新光,反推使粵劇界的人跟土共繼續站在同一陣線,更加團結。這又是誰的孽?

  11. 車, 上邊個後生仔, 新光喺政府物業定喺私人嘅? 喺私人嘅佢要拆唔通唔畀拆? 喺古蹟嗎? 九龍度唔喺話要起什麼藝術中心大劇院嗎? 你話半夜麥記的金毛仔關我哋唔出夜街的良家婦女乜事? 乜原來粵劇界為咗新光就會同土共一齊更加團結, 唔拆新光, 喺唔喺就會支持泛民, 投泛民票呢? 可悲的香港泛民支持者!

  12. 林太,幾多良家婦女也因工作因尋常社交活動而夜歸。或許不關你事,當年的流鶑與阿伯,又關多少人事?

    景賢里也是私人物業,論其歷史固比新光戲院要長,但論知名度,則比不上新光戲院。政府是否動用資金支持,純粹是以個別案例取捨。左中右文化產業的投入,都要案例支持。

    用政府錢,你可以不滿他們偏心,但卻不能說那就是錯。但會否出現政府肯出錢,仍不足以滿足私人機構需索,結果挽它不回,那是另一個故事。

    新光戲院的成名,並不只是叨本地粵劇界之光,歷年廣東各地的粵劇團來港演出交流,親中團體例必出錢出力出人撐場,泛民中怕且找不出哪幾個大力支持粵劇事業或任何活文化事業。

    是故,別以為親中為新光奔走,就只贏得粵劇界的支持,本地文化界也會看到某部份泛民何其冷漠。

    常言道土共有中宣和親中財團無限注資,實則六四留下給泛民的資產同樣不可估量。蘋果是吃這水路,許多話劇團、視覺藝術、棟篤企表演,也是吃這水路。泛民跟此等文化事業之間並非沒有合作,卻遠不及土共組織縱深,無法彼此緊密支援,這有甚麼好恨?

    你要票,好歹誠心落力。民進黨就懂這套,他們卻仍要為正名運動付出多少代價,失去多少票源?

    讓新光拆掉,又讓以上近乎凡爾塞條約式觀點揚開,我信你們贏到民心無可限量。

  13. To 李學斌:

    泛民一直以來都有幫粵劇界,劉千石是表表者。

    我和林太的意見,不是典型泛民意見,泛民像梁家傑等幾個人都支持保留新光戲院,像林太的意見,是北角這個社區的人的意見。

    北角長期被土共盤據的結果,就是北角變成一個類似土瓜灣般很難更新的社區。為何中產階級不少寧住北角半山,鰂魚涌、西灣河海傍都不住交通查實更便利的北角中部,新光戲院和華豐國貨的政治色彩是當中因素,加上城市花園、和富中心長年變成中資公司宿舍,令整個社區根本起飛不了。

    你看鰂魚涌中、東部,西灣河緣何是公民黨、民主黨的大票倉,因為這區居民不少是北角頂受不了土共的中產來的。

    所以新光戲院的保育前提,就是新光戲院非政治化,否則我作為北角長大(包括居住和讀書)的人,我不會贊成動用公帑保留新光戲院。

  14. 一個很現實的問題,劉千石已經很難替尚活躍的泛民拉票了。

    至於宿舍之說,你總不成鼓吹「中資公司與民建聯不准租設宿舍」吧?這社會總就有中產有老土俗人,現在常說要保育的喜帖街、灣仔和深水埗的舊社區,亦不乏諸種社會底下層,或民建聯支持者。難道你要把他們當越南難民,又或是納粹中產眼下的猶太人,拉進集中營才安樂?

    你說不贊成動公帑保留新光戲院,我尚看作尋常意見,無可厚非。只是越推論越過火,無論手段和目的都已顯得不切實際,乃至適得其反,我才要插嘴。

    馬寶道一帶有許多你的同胞,混在閩語社區中作小生意謀生,試問他們經得起社區起飛否?

    隨著北角邨地皮再次開發,北角勢必會展開重建。留不住的早晚也留不住,要是以此規劃視野著眼,建議早日把新光戲院的社區功能納入更協調的發展藍圖,不就直截了當得多?

  15. 西九﹑油麻地戲院及其他計劃,皆仍未動工,實在是遠水不能救近火。

    各位可以參考以下香港粵劇/曲演出數字

    http://tinyurl.com/7pda8h

    由以上網頁統計數字可以看到, 2008 年粵曲粵劇演出場數 1,584 次,即每晚平均有約四至五場的演出。

    2004: 761
    2005: 1,570
    2006: 1,458
    2007/2008: 1,584

    最後,其中粵劇(正本/折子戲)一項, 2007/2008 年的演出數是 742,其中我估計有 200-300 場是在新光演出的。如今若新光真的搶救不來了,今年 (2009) 這 200-300 埸演出應在何處落腳?很明顯這是會對業界做成衝擊的。

    我認為,非常時期,便要運用非常手段。政府官員應該拿出來的,是想像力。

    舉例,試想想「一國兩制」吧!鄧小平提出以此為模式接收香港,等於間接承認共產主義/社會主義行不通。。。但鄧小平是既務實又有想像力的人。今天我們大家都接受了「一國兩制」,但大家可以想像當年他提出這想法的時候需要拿出多大的勇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