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貨、好色、好勇

已故歷史學家黃仁宇,在他雜文集《關係千萬重》中,用好貨、好色、好勇來分析,人生對錢財、情欲、榮譽等需要,與資本主義發展,革命等等種種關係。

由昨天《世代戰爭》文章大家的反應,我隱然聽到了大革命的腳步。

革命之所以出現,因為這三大問題解決不到,平民百姓在這三大問題上遇到數之不盡,難以排遣的挫折。所以革命家所提出的烏托邦,以及誘人願景才特別吸引。那些才會為自己都不知能否享受的烏托邦,孤注一擲,因為他們對生活上挫折,實在再難以忍受下去。

在整個世代之爭的爭論中,除了呂大樂用了世代論提出了框架,其他人都沒有進一步論述,或者大家憤怒至都不想再提出論述框架,結果一提起世代之爭問題就勢必火勢強勁。由龔耀輝、林行止到王弼,都有意無意踢中了一些鐵板而不自知,因為現時的討論架構實在無助於我們認識問題。

當第二代人不認為社會基本結構問題要解決,整個社會將往何處去不問可知。中國和香港難免要來場大風雨,但台灣我是比較樂觀,因為民進黨人為台灣如何成為一個現代國家設定了清晰議程,馬英九事實上,最終亦偏離不了民進黨人的議程,這是宏觀戰略和歷史使然,不得藍營中人抗拒,現時的步卻只是短暫。




2 thoughts on “好貨、好色、好勇

  1. 在位者多言「窄門論」,上位猶如救恩,該盡力從窄門而入,不盡力或不願入窄門者,被目為有罪之人,但上了位未必盡是善,上不了位也未必盡是惡,將上位不上位同善惡緊緊配對,添壓力也添衝突。

    而未上位者,固然有上不了位(姑勿論是否嘗試窄門而入)而不安者,也有如P_L君所言,不願上位卻難以心安的。誠然,七八字頭穿了窄門,「名成利就」的,不會無人,但其事跡沒被普遍傳開,彼等悶聲大發財(樂意?或想「使鬼同你o地癲」,或根本不知道有所謂的「世代之戰」?),連false hope也營造不了。

    至於革命,我想,見「膠事」而無力的人仍多,大家只覺無力,或因豁一次/N次收不回而納悶。倘有人生成不計較今生一己成敗,主力放眼眾人(並非只限一己圈子)或未來的願景而一拚,又有號召力的話,那革命的氣氛就會很濃了。

  2. 我淨係諗到果套戲名: the day that the earth stood still

    我一直覺得中文名應該叫「阻住地球轉」。
    襯晒呢班人。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