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世代真大鑊(後篇)之與時並進

黃雅麗:我地舊時咁咁咁

Leona這篇文章所講,我要很認真和慎重回應。事實上,香港人對世代之爭的辯論,是有點偏狹。上一代,以至我們這一代,都未知道問題的重心。

我又試一試借他山之石,我家鄉南洋的華人,到底他們怎看世代之爭。

南洋華人的家庭是很過癮,長輩的電腦能力與我們一輩不相伯仲(由中文輸入法到拆了部機自行維修),家中談話長輩後輩都夾雜潮語(包括膠到無朋友,如果五十多歲的人有人當眾講膠到無朋友,十之八九是在港印尼人),亦不會膠到與年青人爭飯食。

而在南洋,年青人當國會議員,操盤選戰是很正常,馬來西亞民主行動黨華都牙也國會議員,有小辣椒之稱馮寶君,1973年出生,由1999年開始當選國會議員!潘儉偉在1972年出生,已是民主行動黨全國宣傳主管。亦有五十二歲的黃泉安,一力用blog大打新媒體選戰,他自己空降民主行動黨就當日落洞選區國會議員。還不計以往,李光耀初當新加坡總理時,那些議員是什麼年紀!

在南洋,當然長輩們都會講他們的故事,但他們更相信有能者居之,因為南洋人世代都要準備,隨時去世界其他國家,面對不同的競爭。全球化,我們的長輩一點也不阻生。李光耀七十歲都要學電腦,並不是像香港連四十歲的人,都千方百計不敢學電腦,連學輸入法都嗌救命。

世代之爭的真正問題核心是,年青人確實忘了不少香港傳統的核心價值,而年長一輩有不少亦拒絕進步,社會也不是能者居之,而是一堆人借論資排輩的幌子拒絕進步。這不只三十世代很大鑊,而是整個香港社會都很大鑊。不論年齡,唯才是問,香港有幾個做得到。

9 thoughts on “三十世代真大鑊(後篇)之與時並進

  1. >世代之爭的真正問題核心是,…忘了…傳統…拒絕進步,…不是能者居之,而是…論資排輩…這不只三十世代很大鑊,而是整個香港社會都很大鑊…。

    指出了症狀,尚欠病因之原.
    愚見以為,1949以後到約1980前落來香港的是避秦走難,好歹都以自由港為再生之地,搏命紮根,開枝生葉,百花齊放,各業蓬勃,人才輩出,各得其所.

    其後,鄧老槍拋出”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及”收回香港”的狗骨,贏得實骨子貪財淫慾的共幹擁護.此時及以後出來的或出洋的,十九是共幹子弟及其親友,各有強硬背景,抓住批文就發財(鄧家,趙家最早發),哪需經驗才能.在大陸他們本來就”論資排輩”地又爬又踏,靠走後門,拉關系爭權奪利,不務正業,何需實才.

    這些高幹子弟,也都曾是紅衛兵,心狠手辣.現年約60左右,當然”借論資排輩的幌子拒絕進步”.
    他們的兒女,約屬三十世代,書讀Chomsky好萊塢,敬畏曾破舊立新現腰纏萬貫的父母,崇拜唯物論打天下的祖輩,當然沒有”香港傳統的核心價值”.

    或說,何以非共黨家屬也有如此毛病?耳聞目染,風氣使然;成王敗寇,偶像崇拜之故.看戲的多,求知的少啊.

  2. 其實林行止講既難民情況, 其實有幾嚴峻? 以前既年代個個都冇得食, 佢呢D咁既難民由澳門去香港有幾慘? 如果講到慘, 日本仔打落黎0個時咪仲慘, 我老豆要食樹皮咪仲慘. 但係0個個年代個個都係咁捱, 個個亙相幫助, 而家你死你事, 幫條毛咩. 我而家都係三十幾, 我同我老豆講返我地呢個年代既既情況, 佢都認同好難穩食, 以前肯做有得食, 而家你肯做都唔畀你做. 佢呢D咁既難民, 過左黎香港一定穩到食, 一定畀到自尊你, 因為個個都係一樣咁做, 而家456炒到D樓貴晒, 但係又廢, 死霸難霸, 得閒出黎叫你勤力D, 你估下李仆街如果唔係有佢老豆, 會唔會做到而家呢D野? 林行止發炮係咪多九餘? 佢自己行運咪算, 焦謂加多句要你勤力D呢D潤語.

  3. “世代之爭的真正問題核心是,年青人確實忘了不少香港傳統的核心價值,而年長一輩有不少亦拒絕進步,社會也不是能者居之,而是一堆人借論資排輩的幌子拒絕進步。”

    小弟七二年出生,第三代人.Martin只是講中一半,年青人忘了不少香港傳統的核心價值,是事實.不過,為何我們的年青人忘了不少香港傳統的核心價值?這是什麼核心價值呢,我認為是勤奮,公平,尊重知識,守望相助,相信能者居之.可惜,我們的掌權的第二代香港人,及一班當年靠時勢上位但沒料到的4-50歲中層,造就了一個怎樣的環境給我們的年青人成長?他們有沒有獎勵文教?沒有.他們認為叻仔的定義是什麼?獎勵什麼人?靠小聰明賺大錢,以很少時間賺第一桶金的人.我們的社會在懲罰那一些人?安份守己的人.在這樣的環境長大的年青人,我不認為會有我以上講的香港傳統的核心價值.在五六月間,香港如何選擇火距手已經說明了香港現在認同什麼價值信念.是壟斷,Might is power,獨樂樂及以權謀私.

    近日的明愛醫院失救事件,也和一種在企業,在政府經常強調的程序為本有關.這是誰之過? 一班當年靠時勢上位但沒料到的4-50歲中層及迷信美式MBA管理的管理層,是責無旁貸.縱使結果硬膠,但依足程序,可以無事.過份強調程序,視程序為圖謄,不理三七二十一,經常已依足程序為擋箭牌,漠視硬膠結果,更忽略人的常識及同理心,使到打工的,個個變成行屍走肉的人,為了自保,連人最基本的常識及同理心也沒有,故不識變通,也不鼓勵變通,因為不依程序/指引是死罪,最終釀成悲劇.

    當然年青人也要檢討,不過,只將責任推給年青人也有問題.年青人忘了不少香港傳統的核心價值,這班掌權的人,絕對責無旁貸!環境是他們製造出來的,他們的價值信念,便是透過他們的身教所製造的環境,傳給我們的青人.為何掌權的第二代香港人不去檢討他們做了那些好事?而只在抱怨當今年青人如何不濟?

  4. 我好想將 magiccello 所講既野引用到我個 xanga 度…..我要唔要好似大學D 論文咁引文 ? (我唔識用中文去引, 我一直學英文格式) 有興趣可以去我個 xanga 發表意見

    magiccello 話香港傳統既核心價值係 “勤奮,公平,尊重知識,守望相助,相信能者居之” 我係美國既 Mt Pleasant (係 michigan, 人口得 4 萬多)讀緊書, 感受得一清二楚
    (ps. 唔好去大城市居住, 特別係 Los Angeles, San Francisco 同 New York City….我相信大家知道呢幾個地方有咩共通點)

    點解係香港又感受唔到呢D 野呢? 冇互相尊重既地方, 我仲去來做咩 !?

  5. >唔好去大城市居住, 特別係 Los Angeles, San Francisco 同 New York City….我相信大家知道呢幾個地方有咩共通點

    需要說明共同點,並解釋原因才好.這裏有學問啊

  6. magiccello: 完全同意你既意見。

    如果說這一代忘了甚麼,就是因為上一代自己也忘記了。
    社會不獎勵勤奮而只獎勵「叻仔」,大家自然就變成這樣子。

  7. 恕我講得悲觀啲:所謂「香港傳統核心價值」,恐怕係 “aberration of history” 多過乜。

    勤奮工作,自食其力,但保留人情味同互助精神,戰前唔覺特別係咁,近三十年嘅人亦冇呢種心態,只係剛剛戰後嗰輩 (大致相等於呂教授講嘅第一代)比較覺眼係咁。

    或者,真正嘅劫後餘生可以改變一代人嘅心態,但及身而止,亦唔可以肯定響另一代人身上有同樣效果。死過翻生,有人會反思人性,但亦有人會以為鬼門關都避得過,從此天不怕地不怕,肆無忌憚。撞啱時機,成功來得太快太易,肆無忌憚嗰班人就更加自覺 justified,冇得救。

  8. To: michigan_8_mile_road:

    And, you mentioned that “我係美國既 Mt Pleasant (係 michigan, 人口得 4 萬多)讀緊書, 感受得一清二楚” and “唔好去大城市居住, 特別係 Los Angeles, San Francisco 同 New York City….我相信大家知道呢幾個地方有咩共通點)”. Could you share your experience with us?

    P.S. Welcome to quote my reply in your blog. I will organise my reply here in my blog in the coming few day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