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共面對音樂椅遊戲

很多土共寫的文章都不用看的,但有個別土共的文章,卻是觀察政情的人必看,其中一位是中國全國人大代表(香港區)吳康民。

在中國評論的光譜上,吳康民屬偏向開明,他在香港事務立場有多左都好,在一些戰略或戰術問題上,他畢竟是老土共,有比較清醒的認識。而吳康民在周六《明報》發表的中央的異常舉動,大概他才知何謂如夢初醒。

請看吳康民以下文字:

但行政長官的普選,似已形成共識。2012年能實行是「過半數市民的期望」,「2017年則大多數人(可以)接納」。這是報告中明白寫出的。

所以,喬曉陽等到港,必須對2012年不能進行普選進行有力解釋。

如果中央確定了2012年的行政長官產生辦法和立法會產生辦法可以修改,並要求特區政府提供具體辦法,則特區政府應及時作好準備,不可拖延。而05年特區政府提出的又被立法會否決的改革方案,自不能舊案重提。但如何提出一個既有改革創新精神,又可為各方接受的,可能又是一個難題。當然,反對派如果再次否決,再來了5年踏步不前,也將遭到公眾兇罵。

中央的難題是要對2012年不適宜普選作出有力的解釋,特區的難題是要提出一個可能通過的2012年政制改革方案。下周的喬曉陽等肯定是有備而來,只是要看港人是否「收貨」。而特區的「中途站」的政改方案呢,看來需要特區的兩位司長及若干智囊「挑燈夜戰」,以期有「石破天驚」的表現了。

吳康民完全知道曾蔭權的方案到底出什麼術,事實上,吳康民這位老奸巨猾,意圖把2012年搞不成的責任推給中央政府,但又不知中央政府到底打什麼牌,所以標題是《中央的異常舉動》,亦即中央這次的行動,土共是不理解。土共主觀意願仍然認為,2012不可能普選。

但若然由一個戰術家去處理這個問題,答案是,2012年都可以普選,泛民是有中央政府可以接納的人選的。這班土共在史大林格勒連底褲也輸掉時,中央這次是要來限制土共不要暴走,否則,以吳老先生的政治經驗和智慧,不知他有沒有更好的解釋和推斷?

分析政治也好,股市也好,不一定有很多內幕消息的,只要有戰略或戰術的眼光,下一步該怎麼走是很清楚不過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