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世代真大鑊?

龔耀輝近日發表的一篇文章,講到像筆者這類三十出頭的傢伙好大鑊似的。我踏入三十世代一年也不夠,但在江湖卻混了十四年(你沒看錯,我1995年開始在報章以發炮為樂),到底三十世代有幾大鑊?

1. 我不否認,有不少在九七前人才外流期間,雞犬升天年代的人,現時四、五十歲的一批,現在卻在霸著茅廁不拉矢。事實上,最積極封殺三十世代的,不是老一輩,或重量級老前輩,而是這批雞犬升天年代上位,自以為好醒的中年人,不是《四代香港人》中的第二代全數都是福佳,但掌權的四至五十歲一群,有不少是很有問題。

2. 但龔耀輝的文章有問題在哪裡,以小弟過往殺出重圍的經驗而論,上一代教我們專心、認事、安分做事,還有不問後果,只顧向前仍是有用的教誨,而是龔耀輝這群人太不down to earth了,難道他們認為像陳智遠般,在被一批人臭罵下成了政治助理就叫上位?這叫愛你等於害你。溫室花朵終究受不起考驗,這是不爭的事實。

3. 我可以說,部分三十世代真正問題,是以為現時四、五十歲掌權,雞犬升天傢伙上位之道,就是上一代教我們這套,事實上,真正建立香港這群人的價值觀,亦即保守主義的價值觀,已經全數失傳卻是不爭事實。所以《獅子山下》精神,歸根究底就是保守主義價值觀,這是南洋仍然保留的價值觀,但香港由於沒有嚴打敗家仔,發了財又不讀書,結果現在敗家仔當道又可以怪誰?

4. 在金融海嘯下,誰都大鑊,但如果三十會中人,打算這樣自怨自艾就想謀得「機會」的話,就一定好大鑊。

6 thoughts on “三十世代真大鑊?

  1. 世澤兄,好似你打錯左。應該係五、六十歲那批。我地的官大人,好似無邊幾個五十歲以下。竟何況八十年代興,三十歲以下的人唔可以信,佢地又點會俾當年廿歲出頭的傢伙上位。

  2. >事實上,真正建立香港這群人的價值觀,亦即保守主義的價值觀,已經全數失傳卻是不爭事實。所以《獅子山下》精神,歸根究底就是保守主義價值觀,這是南洋仍然保留的價值觀,但香港由於沒有嚴打敗家仔,發了財又不讀書,結果現在敗家仔當道又可以怪誰?

    誠者斯言.老人佩服.南洋外,可以加上台灣,南韓和日本.

    又及.未死的紅衛兵現在約55至60歲.

  3. 最近大陸流行抱怨80/90人渣.可能龔某”心懷祖國”,借大陸刀殺香港人,也話唔定.

    世澤你十六歲殺出江湖.這是香港.大陸那班”三十世代”,從小是寵壞的爛仔(spoiled brat),哪有教養,在十六歲時,都是小紅衛兵,拆天拆地,滾紅滾綠,後來跑到自由世界,也成公害(public nuisance).

    再說,八十年代後到依家的大陸貨,膺品冒牌,唔帶菌就帶毒,信它一成都死人.真是越遲越衰.

  4. 我都三張幾….

    呢班所謂專業人士, 只係識照顧自己利益… 真係唔知醜, 好心佢睇下人地…. , 佢地幾個都好後生架咋, 雖然唔可以話創業先係唯一出路, 之但係, 路係人行出黎嘅…. 我以家越黎越信…

    BTW, 文章有原文嗎?

  5. 其實林行止講既難民情況, 其實有幾嚴峻? 以前既年代個個都冇得食, 佢呢D咁既難民由澳門去香港有幾慘? 如果講到慘, 日本仔打落黎0個時咪仲慘, 我老豆要食樹皮咪仲慘. 但係0個個年代個個都係咁捱, 個個亙相幫助, 而家你死你事, 幫條毛咩. 我而家都係三十幾, 我同我老豆講返我地呢個年代既既情況, 佢都認同好難穩食, 以前肯做有得食, 而家你肯做都唔畀你做. 佢呢D咁既難民, 過左黎香港一定穩到食, 一定畀到自尊你, 因為個個都係一樣咁做, 而家456炒到D樓貴晒, 但係又廢, 死霸難霸, 得閒出黎叫你勤力D, 你估下李仆街如果唔係有佢老豆, 會唔會做到而家呢D野? 林行止發炮係咪多九餘? 佢自己行運咪算, 焦謂加多句要你勤力D呢D潤語.

  6. 龔耀輝原文在此:

    前言:三十會今年是五周年紀念,本周四﹙十八日﹚會有一個慶祝聚會。一連四日,四名三十會成員,分別寫出對三十世代的睇法。這篇是第一篇。

      六九年至七八年出世,三十幾歲人,本應是一生之中的黃金時間。但不知何解,這班三字頭的人,突然成為了社會上被同情的一群。蔡東豪在專欄撰文,指嬰兒潮的大佬,仍要在金融海嘯之下坐鎮。三十世代,sorry,你們未夠班,要等等。一名前《南華早報》記者棄筆求學,研究題目有關三十世代,致電訪問,「你們這群人,是否好閉翳?慘遭阻頭阻勢,無法上位?」三字頭,經常被標籤為「悽涼」。

    運交華蓋

      事實是否如此?陳冠中在他的名著《我這一代香港人》中指名道姓,說他們的一代不知道自己有多幸運,並非是能力過人,但撞着香港經濟起飛﹙套用曹仁超的術語,橫跨廿五年的大牛市﹚,全部乘勢而上。相比之下,輪到我們這一代,就的確是風水輪流轉,是交上惡運,左一巴右一巴,將我們打得人仰馬翻。

      一般人需要半輩子才親身體驗過的經濟周期,我們十年見盡。九七年從經濟頂峰滑落,九九年拜科網熱潮到二千年爆破,○三年沙士,○七年大旺,○八年金融海嘯引發大衰退。在生命的黃金十年,經歷四次經濟低潮,「運交華蓋復何求,未敢翻身已碰頭」,我們這一代,確實坎坷。

      人有三衰六旺,經濟有起有跌。區區經濟衰退,其實沒有什麼大不了。幾年之後,股市樓市,「輸完又嚟賭過」,始終有翻身之日。但最大鑊,並非時來運到命途坎坷,而是以往在香港 work 的那一套,突然此路不通。這,才是三字頭最大的悲哀。

      平日經常讓人掛在口邊的「社會流動欠奉」,「大學畢業並非前途保證」,已經毋須多講。最攞命的是,從上一輩人身體力行傳下來,以往行之有效的價值觀,到今日三十幾歲這一代,全面崩潰。

    傳統智慧失靈

      上一代是勤勤力力,省起儉用,努力儲蓄,供一層樓,買兩手滙豐,唔偷唔搶,一心安安穩穩,老來退休。這套價值觀,由上一代親身示範,到今天他們是安享晚年。

      三十世代照做,卻碰得一鼻子灰。勤力工作非但只不再是向上爬改善生活的保證,隨時連工作飯碗都有機會不保。銀行工作一向是穩陣的代表,時至今日,銀行工作的你,朝不夕保。買樓自住,有瓦遮頭,是你幼承庭訓。到今日,雖然一早打破樓價必升的神話,但發夢都意想不到,你連按揭都無法獲批,未能上會。到最後防線,聖誕鐘,買滙豐,赫然發覺,三爬兩撥,一百「蚊」可以直插七十五「蚊」。揸滙豐等退休,原來又係呃人。

      這才是三十幾歲最大鑊之處。我們的生活模範,我們的學習對象,我們的理想境界,一下子發現原來此情不再。我們要靠自己,發掘另一條生存方程式。跟隨上一代的路途,不但只毫無保障,反而可以令你一敗塗地。三十幾歲人,接受殖民地教育長大。而殖民地教育,是教我們循規蹈矩,安守本份。但今日,本份,就是令你全軍盡墨的兇手。

      用這個角度看,三十世代是坎坷的。但亂世出英雄,當社會大亂重新洗牌,機會就待之而起。雖云懷才與懷孕一樣,遲早讓人發現,但並不表示沒有懷才不遇這回事。懷孕只須十月,但懷才十年,一樣可以慘遭埋沒。

      三字頭的人,要自救,就先要承認,以往能,不代表今天也能。例如社會團體。上一輩人覺得「三十會」不倫不類,既非政黨,亦非壓力團體,看似漫無目的,又似暗藏機心。但其實,這一類社會月台,才可以壯大並生存至今。君子群而不黨,現代人合則來不合則去,才能夠用最小公因數,維繫最多的同類人。我自尋我路,這就是三十幾歲人應有的氣概。

    不可同日而語

      同樣地,我們要明白,未來自己的生活,不可能再用父輩一套照辦煮碗,必定是一套全新,兼且同樣無法傳授給隨後一代的生存方法。同枱食飯,各自修行,我無法指點其他人的路應如何走,但我們就算如何迷失,始終捱苦的過程,已經較上一代舒服。

      上一代經歷打仗,連溫飽都成問題。今日我們的困境,只不過是減少奢華,無法同日而語。

      三十世代,坎坷與否,在乎閣下心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