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博偶拾

http://hkliberty.blogspot.com/2007/12/blog-post_18.html

李兆富這句話,實在中point得很:「不明白 propagada 是甚麼,代價就是放棄對 propagada 的抵抗力。」我個人做過Propagada的工作(在商業電台期間),如果沒有這段期間的經驗,不可能知道政府如何地狡猾。

在一個自由的社會,這是不同propagada的角力,誰怕誰?

http://wongleona.blogspot.com/2007/12/naked-woman.html

Leona講的,正是我一段時期,在新加坡《聯合早報》所寫的:生育政策。以下,有文為證:

http://www.vjc.moe.edu.sg/fasttrack/chinese/zongyiy/guoshi/birthrate6.htm

光提出「偉哥津貼」,我已經覺得很收歛。我個人覺得,連《性本善》都要在深宵播,性被明光社那堆拉登污名化時,到底誰要為香港的婚姻不快樂負責任?在香港,連學跳肚皮舞都被那些偽善的三姑六婆指指點點,那怎不會出現一堆女強人跳舞如遇溺的怪事?(甚至我可以說,有跳舞學校教人跳鋼管舞我都不認為有問題,但如果真的有人開,你看蔡志森會不會大發膠論?)

兩篇文題材不同,但目標相同,這個社會如果不正視現實險惡,只會膠到無朋友。

2 thoughts on “讀博偶拾

  1. 世澤,我只是發發牢騷而已,李君講的是社會大事,不敢與之相對並論:)

    BTW,看了你的舊文了。
    “对于新加坡这类小国,生育问题当然不是私事那么简单,还可能是涉及国家前途的大事。”
    Indeed.

  2. if readers are interested in find out more about propaganda, I’d suggest “The Compassionate Revolution” by David Edward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