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香港仍是英國屬地,彭官可以這樣嗎?

彭鍵基法官在一宗並不重大的勞工法案件中,都可以搞到一案三判,判決書遲遲都下達不了,果真奇聞。而彭官至今仍然不顧自身名譽,拒絕辭職,更屬奇聞。相信他的大名,在普通法司法管轄區早就臭了。我一位好朋友問我,為何彭官還可以當法官?

不過,如果今天香港仍是英國屬地,彭官的下場不是被李國能斥責,而是炒了。

OJC Annual Report 2006-2007

在2005年《憲政改革法2005》,除了成立聯合王國最高法院,取代上議院司法委員會處理上訴案件外,另一項重大改革是引進法官投訴機制,法官都要受到紀律聆訊,而亂來的法官不可以用終身制做擋箭牌不用被炒。根據上述的報告,大家可以估到彭官會得到什麼下場。

由Fraud Act, 英國國籍法連串改革, Human Rights Act 1998等都可以看到,由前首相貝理雅上台開始,英國很多法律都得到與時並進的改革。而很不幸,香港錯過了,令香港保留了很多英國過往的積弊。雷曼迷債案、淫審條例,以至彭官一案三判事件,莫不如此。如果香港立法機關繼續硬膠下去,我真的擔心香港日後是怎樣的樣子。

延伸閱讀:
繆美詩:閂埋門打仔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