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親中大校方校友的討論水平

這是在中大校友評議會常委內部,討論烽火台事件時,一位為校方護航的校友,新亞校友會副會長陳志新(肯定不是常委,因為常委中沒有姓陳的)的言論:

Dear Martin,

既然你說校方”一早信用破產”,為何你還有信心和他們談呢?用詞會否偏激過份而影响雙方之信心和以後之合作,可以中庸一點嗎?太極端只會壞事,禮貌寬容一些才是做人之道呀!

一校友

之後我回應陳志新,陳志新是這樣回應小弟:
這樣偏激的人做常委,難怪壞事。

CS

原來講事實就叫極端,不夠禮貌寬容。我對這類中國人,我實在沒有興趣與他們談寬容、中庸。為何校友評議會一直以來,未能發揮《香港中文大學》條例1109章賦予我們的評議功能,有常委熱中於搞足球賽,但烽火台事件沒有人反映校友想法,原因就是這類校友組織成員充斥其中。

以我所知,這是黃秀貞常委把我的電郵forward出去,然後引起這名陳姓校友如此回覆。

如果這代表校方或部分親校方校友的思維,我不認為烽火台問題有何討論餘地。提出異見就叫極端,要極端嗎?那我是不是去到最盡?

陳志新副會長的做法,是不尊重民選常委的,小弟的意見,很大程度上是反映小弟所代表的選民,我公開要求陳志新向本人道歉。

(後話:我現在完全明白,為何校友關注組為何對新亞校友會選舉如此憤怒。)

4 thoughts on “這是親中大校方校友的討論水平

  1. 他第一封信,不見得有甚麼問題;第二封信之前說不定你已經發火,沒有對証之下,也不怪得人。

    在新亞校友會相關的通訊中,我並不見陳氏格外保守,頂多是性情中人,好做和事佬而已。

    至於新亞校友會的選舉問題中,據我的存檔,陳氏曾發信表示支持驗票,條件是跟隨院方所解釋的程序去做。這或者有利於當選派(因為院方有傾向),但尚不失為公道的言論。

    現在的新亞校友會的聯誼性質,絕甚於諮詢或批判性質,若新亞校友不同意這種取向,亦應從選舉方法更改之。正如陳氏不支持你,則他可動員同意見者不投你的票。

    但他可沒有公開抵譭你,或貶低你的支持者吧?反過來是你把私人信件翻開了來。始終公私有別,這個分寸應該執緊。

    你若只是有感而發,我建議你還是暱去批評者之名(且說「陳氏」,亦無大礙)。何必為少少事招人話柄呢?

  2. 由於陳氏的言論見諸校友評議會常委的內部傳閱郵件(不知何解讓他跑入list中,後來被校友事務處制止),這樣的玩法是不是過了火位?

    陳氏不是常委,在常委的mailing list中(還要投票的mailing list中)發言己經不當。

  3. 黃世澤,莊子講過凶德有五,中德為首。普遍都是解作唔好以謂教好人地就是美德(陳某教你唔好偏激),但對我來講,這句話應該解作中庸係萬惡之首。雖然我唔係校友,但我撐你。

  4. The format of the email by the CUHK alumnus is absolutely unacceptable.

    The salutation “Dear XXX,” is for emails in English. For Chinese emails, please use “黃世澤先生:”.

    This kind of mixture is utterly “hard plastic”.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