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據學何來接近西方科學

我對考據一詞素來缺乏好感,有時候,看到有些學術文章,指考據學接近西方科學,幾乎氣爆。

西方科學有一個精神很重要,那是懷疑和質疑的精神,伽俐略為了確認哥白尼的學說,他由荷蘭買望遠鏡回來,以觀測結果證明日心說比地心說正確。他更因此一度與教皇的權威對抗,除了對科學方法作出了貢獻,他的一生也是學術自由重要性的明證。

但中國的考據學,一開始就是為了避清代文字獄招來的殺身之禍而興起,因此,除了對古本書籍真偽的鑒定外,很多核心問題根本不敢質疑,免得被皇帝殺掉。沒有質疑精神支持的考據學,何來接近西方科學?如果考據學確實把西方的治學精神引來,很多儒家哲學理論的基礎問題,應該一早被拿出來討論或挑戰。

中國讀書人的核心思想,既不挑戰當權者,提出異見,也不講邏輯和方法論,試問怎樣有成就?

後話:事實上,中國古代思想中,真的值得尊重是,為了自己的政治信仰絕不輕易言棄,自律自重的士大夫精神,但真的把士大夫精神發揚光大是明末儒家學者,後來流亡日本的朱舜水,後來與陽明學派結合成武士道,亦即日本的精神基礎。對中國很多所謂儒家學者傳揚的「A貨中華文化」,小弟甚有保留。相反,如果論當代中國能保留這方面真髓,乃是寫《武士道解題》一書的前中華民國總統李登輝。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