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大嶼山-min

星期日休息:面對 東大嶼山 ,香港人可有最後一搏政治鬥志?

呢個禮拜六,我因公事,走咗去比利時瓦隆大區近德國邊境嘅小鎮,當然,比利時法語區膠到極點,諗起 Mr.Bean放暑假裡面,Mr.Bean喺法國嘅膠情景,現實比利時法語區比想像中更fail。只不過,比起香港嘅 東大嶼山 問題,法語區民眾對政治嘅熱情令人印象深刻,如果香港人有法語人一半嘅鬥志,欺善怕惡嘅中國人,根本無咁夠膽咁囂張。

面對 東大嶼山 ,除咗上街無其他和理性手段?

比利時喺今日進行地方選舉,但比較起德國你選咗舉都唔知嘅冷靜氣氛,比利時法語區果種選舉氣氛,係純粹地方選區都打到寸土必爭一樣,我只不過去德比邊境法語區嘅小城市,但當地居民嘅車,同屋企嘅窗口都貼上支持嘅候選人海報,而且唔係個別一兩間屋,或一兩架車,而係一堆車,一堆屋都係咁,可以講得上,應該係法語民族嘅傳統。

當然,好多人對行禮如儀嘅示威係不滿,但如果香港民族性未一下子去到德國果陣,遇上少少唔妥都call幾萬人上街gegen(德文,等於英文against)一件事,或者法國果種,中學生可以為不滿某件事燒車,家樂福咁大嘅超級市場集團,為咗支持使用唔係嚟自大集團嘅農作物種子嘅農民,不惜公民抗命,以身抗險,冒被法國政府罰鉅款都在所不惜嘅精神,咁喺屋企貼上反 東大嶼山 嘅標語喺窗口,同埋喺車窗或車身貼上反 東大嶼山 標語,呢個係絕對可以做,而且十分之和理非非,但香港群眾好多時以為,遊行就夠,無持續做多一小步,所以啲議題咪好快die down,而且唔係每一個人都得閒出去遊行亦係事實,大家都知泛民好多時設計嘅遊行路線何其白痴同埋浪費體力,雖然我認為香港必須要好似德國咁,為反抗新納粹化身嘅AfD,係有隨時call幾萬人上街嘅實力。無錯,喺德國我住果個州Nordrhein-Westfalen,因為反對警察有權可以睇人手機嘅法律,喺傳媒無報導情況下,靠Facebook同街頭塗鴉廣告,都可以call成萬上到Düsseldorf Landstag門口抗議,香港本土派、泛民或親英派,應該以積累呢種德國標準嘅上街實力為目標,你無呢個實力,唔好旨意西方傳媒會報導你嘅抗議內容。

面對 東大嶼山 搶錢計劃,如果唔講到法德果種鬥爭精神,都應該係有辛亥革命前,四川保路風潮果啲士紳嘅反抗鬥志,四川保路風潮成件事係十分市儈,就係清帝國想強收四川士紳投資起嘅鐵路,再攞去抵押俾西方國家搵銀,四川啲士紳當然唔制,掀起全省反抗運動,大清帝國政府至要派兵鎮壓,點知搞到湖北防備空虛,如果一個喺武漢驚被人拉嘅賭撚把心一橫,幾大就幾大,大清帝國咁就亡咗。依家如果香港人唔反抗 東大嶼山 呢個計劃,根本係連1910年嘅四川士紳都不如,土共成日話香港人對中史認知唔夠,我都認㗎,如果對中史認知夠,一早喺高鐵果陣走出嚟反你班昆錢茂利,駛鬼搞到喺啲左膠指導下,依家高鐵根本一嘢都係。

所以你話今日嘅遊行要唔要去,我嘅立場好簡單,你應該要去,多一個人就係多一個人,但係除咗遊行,以及參與香港獨立聯盟去美國領事館,要求儘早立法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1997年外,仲要做多一步,如果周街都係保荷包,反填海嘅口號,你睇吓林鄭月娥仲敢唔敢玩落去,中國再諗搶香港嘅人錢都要諗清楚,因為當成街都係呢啲口號果陣,外國記者同人係好容易發覺,因為視覺上嘅嘢走唔甩,一如我呢個對比利時政治一無所知,對法語亦近乎無知嘅我,唔識法文,都知10月14日係比利時地方選舉一樣,就係因為果啲一街都係嘅政治宣傳,好容易係俾人睇到,而且政府如果強迫市民貼出支持嘅海報或標語,其實好易搵到外國人跟進,屆時實會衰多兩錢重,但咁耐以嚟,本土派又好,獨派又好、親英派又好,泛民又好,都無諗過同講過呢樣嘢,真係好令人意外,我相信政界學界都好多人去過比利時,或者同法語區啲人接觸過嘛,我真係唔知呢班大帝喺西方果陣係做乜。

你話法語民族有乜最好學,法語民族嘅審美觀,以至對美食嘅觸覺,可能一世都學唔到,但法語民族,由上至下,由小市民到大財團果種鬥爭嘅意志,至係值得學習。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