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經濟.消滅雙重標準

謝毅:自由經濟萬歲
方潤反擊謝毅的文章

我懇請各位看完謝毅和方潤的文章,才看下文下去。

我先回應方潤

雖然我是自由經濟支持者,但熟知小弟性格都知,我更著重是戰術或戰略的可行性。在大部分情況下,我是傾向由市場自己搞掂,因為集體力量一定比政府或個別強勢團體力量為大,很多時反對政府干預,不是否定政府干預的用意良善,而是因為政府力量不足以完成整個計劃,螳臂撞車,結果搞出膠出來。

不過,自由市場的一些前提,例如perfect information、zero transcation cost,這些assumption不能當飯吃,如果要達致可能完全實施自由市場的效果,事實上,在制度上,必須營造這些環境。在information cost或transcation cost相關問題上,政府干預是無可避免,否則小政府,大市場亦不存在。不要將自由經濟,與無政府主義搞混。

因此,我在雷曼迷債事件中,力主整頓監管機構,引進UK Fraud Act 2006就是這個意思。事實上,金融界的deception行為,甚至不少投資銀行界中人口耳相傳的銀行造帳專家,都是製造違反市場經濟的不完整資訊, high transcation cost的環境,沒有rule of law,你還和我談什麼自由經濟?我不認為任由目無法紀,扭曲資訊行為存在的無規管狀態,就叫做自由經濟。

另一方面,有些情況是,在經濟上很有效率的情況,要付出的戰略代價,特別政治和社會代價,無法量化的大到離譜,那是不能提出來。李光耀的「安慰獎理論」,一方面李光耀本身是英國工黨式的左派人物,但另一方面,李光耀是有考慮到一定戰略因素。

還有一種硬膠情況是,這個世界有些市場無解的東西,例如結構性失業工人,我們斷不能因為他們長期領綜援鄙視他們,他們可能很有長處,但一個人的運、命、性格不能迎合時代等,你是解釋不到,但你又不能殺掉他們。面對這種黑洞,你只能寄予同情。因此,自由經濟支持者,不應隨便指責綜援人士,反而要坐言起行,多點做一些慈善事務,證明有些不用政府出手,民間會幹得更好。

所以張五常、高斯等人研究是制度經濟學,這是政治、經濟和法律三合一的學問,如果談自由經濟,不談如何妥善利用政治制度和法律,營造一個盡可能令市場有效運作的環境,這會硬膠的。

完全自由經濟,不應該出現壟斷或貧富懸殊,因為經營規模大至某個程度,會出現MC(邊際成本) > MR(邊際收益)局面,結果是老闆洗手不幹,不同規模的公司,都可以根本自身的比較優勢(comparative advantage)得到好處。問題在於,我稱之為半天吊的政府監管,監管不是以維持低交易成本和低資訊成本的市場為目標,而是越監管越搞出一些權利定義不清的膠東西,結果除了助長官僚和既得利益分子就一無是處。規管的目標必須清晰,但太多左派提出的規管,目標似是而非,這才是令人詬病。

另一方面,一些雙重標準的偽自由經濟,也是小弟所痛恨。查實謝毅所指責,是這種偽自由經濟。一邊向自己農民大幅補貼,一邊為窮國製造貿易壁壘,這不是自由經濟,這叫雙重標準!當然,我不認為世貿這個架構,能夠確保國際自由經濟的存在,始終依賴政府干預養大的富有國民農民太多了。

研究戰略問題時,第一個問是你的目標夠清晰嗎?事實上,現時左右派之間的爭拗根本都是泥漿摔角,因為大家都不清楚自己的目標,大家都是向一個似是而非的烏托邦邁進,犯的錯誤都一樣。左派指責右派疏於監管,搞出金融海嘯。但左派提出向那些根本缺乏還款能力人,提供置業貸款的不負責任行為,難道可以不用負上責任?在清理現有金融監管的各類漏洞之餘,左派那些協助置業主張亦應收回才是。大家要搞清楚是,官僚、人類本性等等,全部有局限,經濟學的真正目標,是局限條件下做到最好,無論政府干預,還是放任自由,決定的前提都是我們有什麼局限條件。

簡單來說,我本質是馬基維利主義者。國有化、最低工資這類膠事,你玩埋我果份,事實益了誰大家心照。但金融制度、會計制度這些監管,我個人主張是絕不手軟。例如修改Fraud definition,或者強制將CDS、Minibond那堆膠東西不能在OTC市場交易,我認為是事不宜遲。如果大家都不知的目標,什麼自由經濟、第三條道路、告別主義等全是廢話。

7 thoughts on “自由經濟.消滅雙重標準

  1. 世澤兄,你好。

    認同你所言,我也有一些意見想分享,但現已夜深,明天吧。

    暫時只想講一句,其實我的文章的題目,是「自由貿易萬歲」,而非「自由市場 / 經濟萬歲」,兩者是有分別的。

    方潤兄寫錯我的題目,可能是看錯吧,我的blog出名字體細。

  2. 一覺醒來,頭腦比較清醒一點。

    世澤兄說得對,高舉市場,需要講策略,有時更需要講妥協。

    市場是一塊英雄地,優勝劣敗,天公地道。但人有惻隱之心,對於那些被淘汰的人,會寄同情,只要能力所及,也願意伸出援手,助其渡過難關。

    所以,高舉市場的人,也不會反對社會福利,問題是,正如海耶克所言,社會福利,應該集中在「市場外」,而非「市場內」,以免影響市場的運作。換言之,我贊成綜援,也贊成低收入津貼﹝包括偏遠地區交通津貼、學生車船津貼、書簿貼津、學費減免等﹞。我也不止 一次在報紙上說,如果不夠,可以加碼。我也曾經講過,政府應該擴大偏遠地區交通津貼的受惠區域,而不非只限於現時的四區。

    就我個人而言﹝不代表其他人的立場﹞,我贊成政府派多些糖,也不要立法推行最低工資,因為後者屬於「市場內」的社會福利,副作用較大。這就是妥協。

    我也講過,高舉市場,並非等於市場萬能,只想強調,政府與市場各有分工,不應混淆。前者主要是急救扶危,後者主要是發展經濟。

    所謂完全訊息,現實當然不可能。但我要指出,正因為訊息不完全,才需要市場。海耶克講過﹝The use of knowledge in the society﹞,張五常也講過,相信世澤兄也有所聞吧。

    另一方面,金融海嘯後,我不斷反思,發覺左右之間可能已經種下難以磨滅的仇恨,而我是有份播種的,想來也覺得遺憾,只能提醒自己,以後不要再犯,並檢討日後的討論態度﹝不論是何種形式的討論﹞。

  3. 如果不涉及有人人為歪曲,市場信息以至交易成本,都會比政府人為干預為低,這才是選擇市場經濟的關鍵。正如北歐的福利社會,某程度上也是市場信息成本與交易費用的抉擇,大家望望北歐那片流動電話比固網更可靠的地理環境,應該明白這是理性的制度抉擇。

    左右之間的仇恨,有時是自由派討論問題時,缺乏了同理心所致。有些人支持左派,不是他們很清楚左派的想法(反而《資本論》、《毛澤東語錄》我全看過),而是生活困境下,他們受口號吸引。對社會弱勢社群,永遠都要抱持對他們正面的態度。

  4. > 完全自由經濟,不應該出現壟斷或貧富懸殊

    這點不同意。甚麼叫「完全」的自由經濟﹖資訊不完整可以縮減(無論靠市場或政府),但不可能消失。

    完全自由的搏擊場,總會出現有人被打死的情況。完全自由的市場亦然。

  5. To 方潤:

    我這篇是正統過正統的Economic Science的文章,你先看Perfect Competition的definition and assumption

    http://en.wikipedia.org/wiki/Perfect_competition

    出了壟斷,貧富懸殊等問題,就是perfect competition是做不到,有時是market entry barrier is too high,有時是information cost is too high,有時是因市場的性質,不可能出現many sellers and buyers。原因好多,所以指責自由市場,會導致壟斷和貧富懸殊,在經濟學論述上一開始就出了狀況。

    公平競爭法本來是希望利用government intervention製造一個Perfect Competition market,可惜方向錯誤得很。

  6. 世澤兄﹕他說自由貿易,我說自由市場,你說自由經濟。但Perfect Competition是「完全競爭」,自由貿易/市場/經濟是否by denfition係Perfect Competition﹖

    Perfect Competition好聽是好聽,但在現實中「近乎」不可能。就是Perfect Competition以鹽為例子,也需知道現在市場的鹽也分很多種。粗鹽幼鹽原粒鹽……以至「沖繩深海清潔海鹽」。
    生物學的exclusion principle和生物種化、市場學教市場分割,某程度上也是在避免Perfect Competition吧﹖
    有能力規避Perfect Competition的就會暴富,只有弱勢社群無力避開Perfect Competition(例如落入「任揀唔嬲,任人壓價」的一般求職者)。

    當然,作為一個良好的政府政策,應該是促進Perfect Competition,至少是接近Perfect Competition。

  7. 「左右之間的仇恨,有時是自由派討論問題時,缺乏了同理心所致。」

    說得對,我會記住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