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族黨-min

民族黨 被禁後:十字路口嘅香港

民族黨 被禁,所以我呢個中秋休息特別文章,不作他選,就係講 民族黨 被禁呢件事,如果喺中國同世界列強勢均力敵嘅年代,呢單等同向民主社會宣戰嘅事件,應該未必搞出大風暴出嚟,只不過,依家香港變成咗中國瓦解,以及中國同世界文明對抗嘅前線,我唔知香港人,究竟有無心理準備,自己喺一場政治超級風暴之中。

民族黨 點解唔可以禁

中共好多人,好多其實都唔記得咗《中英聯合聲明》嘅簽署背景,其實以香港嘅難民營本質,你將一班難民交俾原本壓迫佢地嘅政府,呢個動作本身,係違反難民權利公約,因為香港好多人唔係單程證落嚟,而係大逃港果種落嚟,本質就係難民,所以你將一個難民營兼要塞交俾原本壓迫佢地嘅政府,呢件事本身係黐線,所以至有《中英聯合聲明》,當時中華人民共和國未確認條約法條約,仍然將呢份嘢喺聯合國登記存檔以昭公信,所以至搞到世界各國協助英國收容部分唔願意接受共產黨統治嘅民眾,以及美國要以專法定義同香港嘅關係,甚至香港嘅領事館係世界唯一以領事館之名,行大使館之實嘅美國使館,一單利益交換事件,亦順便測試中國究竟有多大誠意,走向資本主義嘅文明改革,大家唔好唔記得,喺《中英聯合聲明》草簽果陣,其實係中國最有希望嘅年代,而當時趙紫陽同胡耀邦都係有心想搞民主改革,否則唔會有鮑彤呢位堅持做異見人士嘅前高官,亦唔會有吳國光教授。

所以《基本法》廿三條立法之役,係爭啲令香港聲名盡喪,因為《基本法》廿三條本質就係走數,仲要係前英國殖民地官僚,以及英國一手提拔嘅人,轉咗老闆就改本性,但香港人敢於反抗令件事停咗,呢件事令香港多咗十幾年時間,亦驗證咗彭定康教育下香港人能夠自我捍衛,呢件事,亦埋下咗今年 民族黨 被禁事件嘅導火線,香港人不因中國人民族性,同共產黨蛇鼠一窩,共產黨因此決意唔俾香港人民主,以及唔履行國際條約下要求嘅各種責任,立心殺雞取卵,過去多年嘅殖民政策,就係想改變香港人嘅本質,但激起更大嘅反抗,最終迫起港中分家情緒,一如馬來西亞同新加坡分道揚鑣,實際上唔係種族分歧,新加坡立國元首係《馬來前鋒報》創辦人,一個馬來人民族主義擔當國父嘅國家,點可能係種族分歧,最終根源,其實係價值觀同政治信仰分歧,香港都係一樣。

而喺香港出現呢種背景嘅時候,又適逢中國將以往西方民主國家輸送嘅好處,反過嚟對付民主國家,令西方決定要對付中國,至少叫做討回公道,而香港又啱啱好係一個國際條約下建立嘅城市,所以,香港比台灣更加喺東西方嘅衝突風暴中心,無論中國與西方和與戰,都難免同香港呢個要塞有關。

喺歷史,出於國際條約嘅城市,除咗有香港,仲有就係但澤自由市(Freie Stadt Danzig),呢個城市本來喺國際聯盟保護下成立,都係有自己嘅護照,主要住德國人,但為係波蘭利益服務,當時納粹黨撕破凡爾賽和約嘅規定,吞併但澤自由市,並揮軍入侵波蘭,但二次大戰嘅結果,不單但澤自由市嘅回歸甚為短暫,甚至德國要失去更多東部領土俾波蘭(雖然波蘭又要割一堆地俾蘇聯,實際做成變相德國割地俾蘇聯嘅結果), 喺國際上,走數從來都無好下場,同樣,香港所謂回歸中國,因為中國嘅走數將會變得十分之短暫,而 民族黨 被禁,對大中華膠而言,其實係彌天大錯,但班大中華膠竟然不發一言,其實真係十分之奇怪而且令人感到詫異。只能講,華人嘅反省能力,都係一貫嘅有問題。

但澤最初係國際聯盟直接保護下,但波蘭擁有部分事權,而德國人享有自治,只不過,相信香港日後一旦有主權變更,作為中國與西方嘅前沿,有波蘭走廊危機嘅經驗,恐怕香港難免要併入英國本土,甚至係歐盟嘅一部分,至能夠保障呢個要塞嘅安全,甚至台灣享有獨立,香港都未必會立即享有獨立,甚至要喺多年訓政後才有望獨立,因為中國人使用嘅招數,儘管共產黨覆滅都唔會有太大改變,甚至中國人嘅報復心理,比1930年代嘅德國人都更加嚴重,喺呢個背景之下,香港直接由西方保護,可能至係長治久安嘅出路。如果事情真係如此演變落去,或者中國批准取締 民進黨 果個人,準備要做千古罪人就係。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