膠點解唔落得字咭

蘇真真接受記者訪問果陣,話膠字係粗口諧音,所以未決定會唔會入潮語字卡。

我聽完後,O咗嘴。

喺大眾傳媒,林忌、我、尹思哲、李八方、孫柏文全部都用過膠系術語,我甚至狼到喺報紙稱呼唐英年做唐膠年,好明顯,無人認為膠字有問題。

而且,膠字有《墨子》同埋電影《畢業生》對白可以作為起源,點解一定會諗到果句粗口。如果話係粗口,咁無厘頭更明顯係有粗口連繫,又唔見依家大家覺佢有問題。

作為一個研究網絡文化嘅人,我好認同今日李八方講,講潮語唔講膠,不如話講迷債唔講雷曼。

2 thoughts on “膠點解唔落得字咭

  1. 哪個諧音才當粗口,向來只是社會習慣,沒有必然理由。所以你喜歡可以用,他不喜歡也可以不用。儘管,我覺得避而不談有點自欺欺人。

    「無厘頭更明顯係有粗口連繫」此說不當。「無厘頭尻」的「尻」是指屁股,即是「沒頭沒尾」之意,與粗口毫無關係,只是同音而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