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事真係丟那媽

全中國講嘢最絕核嘅,北方有北京人,南方有香港人。而香港人講嘢絕核嘅基礎,正係廣東話。

廣東話係全中國有完整語文體系嘅語言,民初果陣有廣府詩,而港英政府藉搞HKSCS定義咗廣東話入文嘅基礎,我可以咁講,廣東話唔係方言,係香港漢文(Hong Kong Chinese,比照British English)。好似林忌博客之前登嘅山西日報廣府詩:國事真是丟那媽,近日心事亂如麻,從來不食山西醋,爭看佳人郭豔霞。原文係用嚟寸漢奸陳公博嘅一句詩:國事果真丟乃媽,此行心意亂如麻,從來不呷山西醋,明日請看粉菊花。

喺歷任香港總督中,有一位係研究廣東話嘅專家,呢位正係金文泰爵士,一位精通中文嘅殖民地總督,佢將《粵謳》翻譯成英文。而喺佢任內,成立香港官立漢文學校,亦即係今日嘅金文泰中學,亦係小弟嘅母校。金文泰爵士做完香港總督,就去咗做新加坡總督。

而胡適,都作過廣府詩,胡適嘅《黃花崗》係咁寫嘅:黃花崗上自由神,手執火把照乜人。咪話火把唔夠亮,睇佢嚇死大將軍。胡適同小弟一樣,唔係籍貫廣東嘅,胡適係安徽人。

當然,胡適嘅詩係睇落唔夠文雅,真係好文雅嘅廣東詩,係等到七十年代,黃霑開始填嘅詞,廣府話就定下現代化嘅基礎。

邊個仲敢話廣東話入文係俗嘅,叫佢地罰抄胡適嘅廣府詩一百次。

後話:我有理由相信,喺民初政府高層,廣東粗口係通行語言,大家諗吓廖仲凱,同埋胡漢民一齊搞革命果陣,仲唔丟聲四起就奇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