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tort-min

Der Hong Kong Krimi: Der Tatort in Universitäten

作為一個曾經香港大專院校執教嘅人,香港出現兩單大學發生謀殺案,有德國人問我都口啞啞,大家記住,德國係一個好鍾意睇謀殺片嘅國家嚟,電視最多人睇嘅劇集係 Tatort ,所以我至用我啲三腳貓德文寫呢條題,Der Hong Kong Krimi: Der Tatort in Universitäten (香港罪案:不同大學嘅犯罪現場)。

大學變咗 Tatort 現場嘅原因

當然,香港 Universität 變晒 Tatort 其實係好可怕,特別依家審緊嘅瑜伽波謀殺案,如果案情屬實,就會係平日德國遊戲節目會教嘅實驗知識,變咗犯罪用途,成件事諗起就毛骨悚。但了解香港嘅大學制度,香港嘅大學變謀殺世界,甚至出Serial Killer我都唔意外。依家香港啲無終身教席嘅教授,或讀緊博士嘅人,可以一日返十幾個鐘工做研究,為係迎合UGC荒謬嘅paper要求,你覺得長期喺咁嘅狀態,唔會出現一啲好扭曲嘅心理?甚至出現一啲好扭曲嘅人際關係?唔好講依家查緊同審緊果啲案嘅案情,用嚟拍成電視劇已經夠恐怖,將香港大學研究人員嘅真實寫出嚟,再改編成謀殺劇本一樣可以嚇到大家三魂唔見七魄,可惜我德文有排都未到一個可以做編劇嘅水平,否則我寫成劇本,或寫成小說,我估喺德國大有市場,仲要案情有好仔細嘅技術細節,呢家嘢簡直係德國人至愛添。

只不過,言歸正傳,講膠還講膠,香港大學果種汗血勞工式研究係應該結束,依家做大學學者,長期唔瞓,又無得返屋企,升遷又要面對人事鬥爭,依家係爭在幾時有殺同事嘅新聞出現,如果俾我,就真係唔會喺香港大學返工落去,寧願好似依家咁,日日對住德國稅官,或郵局職員好過,至少果啲係正常有血有肉嘅人,唔係一個唔知幾時黐咗邊條線嘅研究機器,咁做研究,嚟多幾單大學謀殺案,真係隨時出現我用德文起題嘅電視劇都似。依家嚟兩劑凶案都係教授,但其實十分之想力爭上游嘅中國留學生都係十分之危險,喺西方,呢類由研究生或留學生而起嘅凶案一樣可以嚇死你,都未計升遷引發嘅凶案。

寫到呢度,真係唔想寫落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