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你為什麼不生氣?

1984年11月20日,龍應台在《中國時報》投下了重磅炸彈,她發表了《中國人,你為什麼不生氣?》這篇文章,將中國人懦弱自私,視作理所當然的硬膠作風批得一文不值。

龍應台在1985年發表了另一篇,叫《幼稚園大學》,她這樣批評台灣的大學生:

就愈令我焦急難過。辦教育的人,或許本著善意與愛心,仍舊習慣地、固執地,把大學生當「自己的兒女」看待,假定他們是被動的、怠惰的、依賴的。這個假定或許沒錯,可是教育者應對的方式,不是毅然決然地「斷奶」,而是繼續地呵護與控制,造成一種可怕的惡性循環。

⋯令我憂心不已的是.這些「不敢」、「淚眼汪汪」、「沒有意見」、「不知道」的大學生,出了學校之後,會成為什麼樣的公民?什麼樣的社會中堅?他能明辨是非嗎?他敢「生氣」嗎?他會為自己爭取權利嗎?他知道什麼叫社會良知、道德勇氣嗎?

為何我們認為今天的大學生不成氣,難道這堆食花生的懦弱、犬儒、自以為是香港中年人,一點責任也沒有?完全不知所謂。一個社會年青人不知何謂是非黑白,明明有問題都不發一聲,就變成像今天的中國,一堆女大學生去援交不知羞恥,急著嫁個外國人就什麼都不理,原來這是我們要的大學教育。

龍應台的《野火集》和柏楊的《醜陋的中國人》,聯手掀起台灣的自省運動。雖然台灣政客依家很膠,但台灣畢竟民主化了,而台灣亦開始掙脫中國醬缸。

這就是我今天一口氣將五件膠人拿出來示眾的原因。對不起,我很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