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章

李國章 如果只係轉太古城物業擁有公司名點解唔做行會登記?

李國章 將太古城嘅物業賣出去件事,依家開始有𤓓味,原來條友係未向行政會議申報利益, 李國章 話買賣雙方嘅唯一股東都係佢自己,所以唔駛做利益申報。成件事十分之古怪,呢單交易佢做利益申報係有得益,有得益都唔申報,成件事十分之有可疑。

李國章 無乜理由唔申報

對大部分人嚟講,喺行政會議申報利益都係無著數嘅事,但呢單太古城交易係例外,因為一做咗利益申報係左手交右手,反而令到公眾釋除疑慮,至少無咁強證據證明有人知道個市要出事要賣樓走人,雖然海外公司一轉股東都無從稽考,成個交易嘅目的本來就十分之可疑,但至少無表面證據,果啲唱好樓市嘅友仔,可以用行政會議嘅申報嚟反擊。只不過,依家成單交易過咗咁耐都唔申報,件事就無咁簡單,呢啲唔係一時間忙得滯唔記得報, 李國章 唔係普通業餘政客,佢做過教育統籌局局長,佢係一直都知道並且好熟呢啲江湖規矩,所以呢單嘢係有人刻意唔報,如果表面上左袋交右袋都要唔做申報,咁係有乜理由,咁成個理由係十分之簡單,就係佢條友根本只係代持相關物業,表面上業主係佢,但實際上業主唔係佢,如果佢咁都申報利益係佢名下,佢就係真係好唔得閒,所以佢唔報,佢有無申請過豁免交加辣嘅稅項,我都唔知,因為以佢嘅江湖地位,公務員照計好快搞掂佢個豁免申請至係。

所以依家 李國章 咁講法,反而我對成件事更起疑, 李國章 係好熟規矩嘅人,佢唔係第一日喺政界玩,佢長期喺大學做教授,十分之熟悉各種官僚規矩,銀行都係一大堆官僚規矩嘅地方,所以我相信太古城果兩個單位依家嘅實質擁有人係另有其人,而且個單位應該係賣咗,因為如果佢送俾佢溝緊果條女,我相信叫星島之類報紙攞嚟當八卦新聞講,相信大把人會幫佢解圍,仲可能有人好羡慕添,但依家唔多似係呢種情況, 李國章 解唔解到畫我唔知,但關心香港樓市同銀行界嘅人,都應該心裡有數,依家個勢可以有幾危險,都係果句喇,依家係一個金融大變動嘅年代,趁大鱷未出嚟開餐走人先,好過你走都走唔到,屆時任人魚肉都無人可憐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